发新帖
开启左侧

(超经典清明梦书籍)别在梦中沉睡

  [复制链接]
4861 83
68M微信平台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梦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歧梦谷。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一本超经典的书籍

有兴趣的梦友,可以下载下来看一下哦!

附件需要10个梦币,每天签一下到,自动会有梦币送上哦!

被在梦中沉睡.jpg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隐藏帖广告.jpg




已有2人评分梦币 理由
难得清明 + 10
蒲公英。 + 2

查看全部打赏 总打赏:梦币 +12 


打赏梦主鼓励一下!

精彩评论84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26 16:46: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过来支持一下!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流浪竹 实名认证  贵宾  发表于 2013-8-26 16:46:44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文章太长,就不全部复制过来了!

复制一个前文,做个导读

大家先看一下,有兴趣的梦友,可以自己去下载一下哦!
 楼主| 流浪竹 实名认证  贵宾  发表于 2013-8-26 16:48:14 | 显示全部楼层
  别在梦中沉睡

  STOP SLEEPING THROUGH YOUR DREAMS

  梦,牵引着一个真相,一条探寻自我的线索,

  善用意识,清醒入梦,掌握梦境,就是掌握你的人生。

  人在清醒时才有意识吗?

  如果入睡后就失去意识,

  为什么在梦中会出现想哭、想笑、兴奋、愤怒的情绪呢?

  如果睡眠中有意识,

  为什么梦里的一切又荒诞不经呢?

  本书作者查尔斯.麦飞告诉你什么是意识,

  进而掌握意识,追寻梦境的根源,

  解开心灵深处的谜题,

  帮助你有一个更自知、更快乐的人生。

  查尔斯.麦飞。著
 楼主| 流浪竹 实名认证  贵宾  发表于 2013-8-26 16:48:33 | 显示全部楼层
  CHARLES McPHEE

  陈丽西 译

  目录

  第一章人类的睡眠

  第二章作梦

  第三章作梦时的意识感

  第四章古老的身体

  第五章为什么我们会在作梦时沉睡

  第六章梦学实验室

  第七章梦之神话与真相

  第八章从梦境中唤醒意识之技巧

  第九章梦的语言

  第十章二元性与单元性

  第十一章追求意识

  第十二章心理健康
[发帖际遇]: 流浪竹 乐于助人,奖励 9 梦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楼主| 流浪竹 实名认证  贵宾  发表于 2013-8-26 16:48: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人类的睡眠

  当我们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所熟悉和倚赖着一步步过日子的那些时间和体验消失到哪里去了?我们的身体、我们的心灵、我们的意识、我们的自觉、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此外,在睡觉之际发生的那些稀奇古怪的现象、我们的梦、到底是什么东西呢?这些梦,在我们体验它们的时候,就像是真的一样,可是只要一醒来,就匆匆忙忙地从心中撤退了。

  有一点很不可思议的,就是我们对睡眠居然能够了解得这么少。

  想想看,照理说我们对它应该是很熟悉才对;我们大概会把三分之一的人生花在睡眠上面、每24小时中,差不多就有8个钟头的时间是在睡觉、然而,矛盾的是,我们对睡眠的种种却不很清楚,很多人会觉得非常惊讶自己在一星期里面睡觉的时间是和上班工作的时间一样多。假如把睡眠的时间累积起来,那么它的总数增加得更是飞快;一年之内,大人睡觉的时间加起来一般会长达三到四个月之久,而小孩子则会将近有半年。每个人还不到70岁的时候,就已经会花上20多年的时间在睡觉上面,其中有5年的时间是在作梦。

  总之,睡眠是人类诸多经验里面的一大要素,因此我们自然就会认为科学界一定早早地就把它当做研究的对象了.这一点却只有在某个程度里面才是真的。睡眠的无数神秘,特别是它代表的一个存在性的真空地带,一直在激发人类的好奇心;但是我们对解开睡眠之谜的探索,却只能说是在初期阶段而已。睡眠有一个基本的谜题是环绕在一个观察上面,就是我们在睡觉的时候通常会失去具意识的能力。这本书中提到的「意识」,是指当我们在体验某种知觉的时候,对自己的这个体验能够有所体验的能力。

  (注:当我们在第三章里探讨睡眠的体验时,就会明白意识的定义为什么要这样拐弯抹角了。)

  我们在睡觉的时候会丧失这种能力,所以就无法在睡眠进行之际去实际体验它,因此也就产生了刚刚提到的存在性真空地带。虽然我们在睡醒的时候,可以感觉到夜里自己睡得好不好,并且还常常可以记得一点点自己作过的梦;可是因为意识的丧失,所以就永远也无法用「现在式」去体验自己的睡眠,而被迫得用回顾的方式来看它。事实上,我们很快地就会发现自己只要在任何一段时间之内失去了意识,就非得以回顾的方式来看它不可。

  除了意识的丧失以外,另外还有一个因素也会使人类的睡眠更加神秘,它就是我们对在无意识中体验的知觉、睡眠中发生的各种事件记忆力是非常差的;简单地说,睡眠对大多数人而言,只不过是在自己记忆册子中的一页空白罢了,虽然大家对于这页空白倒是十分地熟悉。记不住在自己睡眠中发生的事情,这个失败大致上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人类对睡眠和作梦长久以来都会这样地无知。因为我们在睡觉的时候会失去意识,再加上我们对自己在无意识之际体验的知觉会记不得,所以我们就会很主观地有个印象,认为睡觉的时候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对睡眠通常会缺乏记忆这点倒是有个例外,就是对自己作的梦的回忆,有时候我们可以把一个梦记得满清楚的;纵使如此,一般说来,我们对梦的记亿也还是非常地难以捉摸。当我们想到自己每天晚上都要作上100分钟左右的梦,醒来的时候却不见得记得自己到底作过梦了没有,就可以看得出我们对睡眠的记忆真是有多么糟糕了。

  对睡觉时候发生的事情记不住,并不表示它们没有发生,而只是表示我们对发生事情的记忆力太差。要能够了解睡眠的本质,我们就绝对需要去把对睡眠的真正体验和对它的回忆做个区分;但是在以下的章节中就会看见,很少人会这样去做,不去做这种区别反而会成为我们对睡眠认知和了解过程当中的一个特质。我们总是喜欢把自己对睡眠的记忆当成是真正发生的事件,结果呢,就经常会下个结论,以为睡眠是一段空白的时期、夹在我们充满活动的清醒时期中间。当然,这种想法和事实的真相是恰好相反的。

  
 楼主| 流浪竹 实名认证  贵宾  发表于 2013-8-26 16:4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揭开人类睡眠的奥秘

  1953年,在芝加哥大学的一间小小生理学实验室里,有两个年轻的科学家在从事儿童注意力缺失症方面的研究。在调查的过程当中,主要研究人员尤金。阿塞林斯基注意到儿童注意力的散失经常是和闭眼睛一道发生的,他就猜想这个现象说不定会很重要。为了要长期记录眼睛的关闭动作,他就去使用在当时的临床研究中算是一种新仪器的脑动电描记器;这种仪器可以把儿童眼睛的动静记录下来。阿塞林斯基又决定顺便也记录儿童脑部的动静,以便观察他们在注意力散失之际,脑部是不是会有什么不寻常的发展。脑动电描记器是在1930年代开发出来的,一直被用在脑部活动的粗略记录上面。奇怪的是在阿塞林斯基以前,从来就没有人想到要利用这种仪器来仔细探讨人类睡眠时候的脑部动静。其实阿塞林斯基的本意也并非在此;但是当好几个儿童在注意力散失中睡着的时候,他赫然发现自己手上掌握了许多人类睡眠的扫描图。在检查这些扫描图的时候,阿塞林斯基注意到有些孩子的脑波看起来和其它孩子的非常不一样,他就要另外一位研究人员那山尼尔.克雷特曼检查这些古怪的脑波图。克雷特曼看过之后,建议说他们的仪器可能是记下了孩子们作的梦。

  这两个研究人员对有可能找到睡眠中的作梦阶段大感兴奋,于是就开始去记录形形色色人物的睡眠;而因为成年人能够在苏醒之际述说自己的心理状况,所以他们也对成年人进行记录。做实验的时候,每当脑动电描记器上面出现不寻常的波动时,他们就马上叫醒被试验的人,而大多数的人、有八成半之多、会报告自己刚才是在作梦。阿塞林斯基和克雷特曼的猜想是对的!1953年,他们两人发现人类心灵的作梦活动可以运用脑动电描记器探测出来;这个发现,使睡眠研究的领域开始如火如荼地进展。

  在利用脑动电描记器研究睡眠以前,科学家们认为睡眠阶段的生理学和清醒阶段的生理学差不多是平行一致的;他们说这两个阶段的生理过程基本上是一样,只不过睡觉时的生理节奏会比较缓慢一点,有些部分则会暂停。我们在睡眠时候的缺乏意识,一般归诸于缺乏刺激、譬如;我们通常是睡在一间安静和黑暗的房间里、大家以为休息是和身心的松弛一道发生的。脑动电描记器能够记录睡眠的细微部分,所以科学界就得到了一个得以窥视睡眠时候生理状态的新仪器。

  自从四十多年前阿塞林斯基和克雷特曼的发现以来,科学界已经从把睡眠看成是身体里面一个被动和安静的事件,进步到揭开它充满动力和高度调节的本质。

  把脑动电描记器引进人类睡眠的研究中当我们在夜里睡着的时候,身体会发生两种生理性的变化。第一种变化,是发生在我们躺下来、闭上眼睛、让自己的身心松弛之后。在这个松弛的过程中,我们不知不觉地就会失去了意识,也就是说,我们会失去监督自己在念头和其它知觉产生之际体验它们的能力。在我们失去意识的同时,我们的身体也就开始进入一种特殊的生理状态。

  一部脑动电描记器,是利用一个黏附在头部的电极来测量这个人脑部神经细胞的活动。它是一个非常灵敏的电子仪器,能够监督脑子里面大群神经细胞潜能的低伏特波动(神经细胞的伏特数,是以百万分之一的伏特为单位)。神经活动的波动被记录在一张不断往前移动的图表纸上,因此我们可以观察一个人整个晚上脑部活动发生的变化,并且可以用来和其它图表相比。

  脑动电描记器,一般是使用中间充满了导电体的杯型电极;电极差不多跟一件男衬衫上面的钮扣一样大。把这些电极直接黏附在被试验者的头皮上面(不需要剪掉头发);而从头上的这些接触点,电极就可以灵敏地穿过一个人脑盖骨结构而探测出脑神经的电化活动来。把脑动电描记器的电极黏好以后,其它部分就简单得多了。一条非常细的电线,轻到不会妨碍被试验者的睡眠,从电极接往一个扩大器去,把讯号、指和一个稳定的讯号相比,电极感觉到的电流变化、扩大许多倍。一个过滤器,能够把讯号里面的杂音和杂乱波型过滤掉;此外还有一个示波器,在一张移动的图表纸上把讯号描绘出来。每当有研究人员提及人类的脑波时,他们指的就是在某段时间以内,大群脑神经细胞总体活动振幅的上下变动情形。

  虽然单独的一个电极一次只能测量上万个神经细胞的总体活动(人脑内据说是有两百多亿个神经细胞),可是有实验证明;从一个单元方位、一个放在脑子左上方或右上方的电极、的记录,大致上就可以推断出整个脑子的神经活动。比方说,在做睡眠研究的时候,把一个电极放在左脑或右脑的正上方,通常就能够让我们正确地估计被试验者的睡眠阶段和类型;不过,临床试验一般还是使用四个电极的。

  光是利用这么一个颇为简单的装置,我们居然就可以监督脑子里面大群神经细胞的活动了!脑动电描记器的描绘是记录在一张非常长的图表纸上,这是因为睡眠方面的记录自然是需要整个晚上的时间才能够完成。先要把被试验者的各种睡眠周期画好,再把这张记录和标准的睡眠周期跟模式作个比较,打个分数。因此,如果我们去一间睡眠实验室里检查自己的睡眠,医生就会在第二天早上查看我们的记录,把我们的睡眠模式和所谓的正常或健康的睡眠相比。「睡得好」通常会具有下列的几个待征;很快地就睡着;整个晚上不会频频醒来;睡眠的所有阶段,包括作梦在内,都在该发生的时候就发生,而且时间的长短也都正常。人类睡眠的结构利用脑动电描记器做的研究,显示出人类睡眠时的脑部活动是在两种基本类型之间反复地变动,一种叫做同步活动,此时神经细胞是一起发射讯号;而不一起发射讯号的则叫做异步活动。

  异步睡眠在图表上面的记录,看起来既无韵律、也没有什么道理;神经细胞发射的讯号看起来非常杂乱无章。作梦,就发生在这一类型的睡眠之中。

  所以,大家也许会说;「怪不得我作的梦总是混杂得很,因为我的神经细胞没有在同步活动嘛!」这种说法或许没错,但是请大家考虑一下这个问题;「当我们在清醒之际,就像是此刻读着这本书的时候,我们脑子的活动是属于哪一类型呢?我们的神经细胞是在同步发射讯号或是在制造杂乱无章的异步活动呢?」奇怪吧!当我们清醒的时候,我们的神经细胞也是在进行异步活动的。

  因此,大家可能又会想;「怪不得我整个礼拜都做不了事情,因为我的神经细胞是在任意地发射讯号!」我们的脑子在清醒和作梦阶段中都在从事异步活动,这个事实乍看起来似乎是和我们的直觉互相抵触。在逻辑上面,好像当我们清醒的时候、当我们的脑子在忙着工作的时候,这些神经细胞应该要显示出同步活动才对;本来我们在清醒时的大部分体验,不都属于「同步进行」吗?也就是说,当我们清醒的时候,可以同时接受好几种感官上面的刺激。从我们感官上面输入的一切讯息,全都被整理和归纳入一个连贯和合一的「知觉环境」中;而我们所有的听、摸、尝、嗅、看,就全是在这个有组织的、同步进行的感官环境里面进行。然而,刚才提到「在清醒和作梦之际,神经活动都是异步」的矛盾,又该怎么解释呢?它的解释可以从观察中得到,就是清醒(甚至作梦)之际的同步现象,并不表示神经行为在细胞层次上面也会如此。

  当一部脑动电描记器监督着神经活动时,它唯一能够探测的、从使用的特殊装置中、只是神经的总体行为。出现在脑动电描记器图表之上的异步活动,并不代表我们的神经活动真是那么地杂乱无章或是不协调,而只是表示被测量的那些神经细胞,是在不同的时间之内发射讯号;这些讯号经常还会彼此勾消。也许我们可以这样去想;异步活动,是神经细胞正在互相沟通的一种活跃状态;这些细胞正在彼此之间以及脑子的各部位之间传递感官的讯息。如果可以把异步进行的神经活动,想成是代表自己脑子里面的各部位都正在忙碌地彼此沟通,那么就看得出;是因为神经细胞处在这种高度活跃的状态,我们才能够在清醒之际,对自己的种种活动做出那些同步进行的体验。要具有意识(此处是用它最口语化的定义,即清醒的意思),就需要我们的一切感官能力都处在活跃的状态当中,并且要能够在同时间之内被综合到一个合一的知觉环境里去。

  反之,我们脑内神经细胞的同步活动,则只有在我们睡觉之际才会发生。当我们在同步睡眠的时候,这些神经细胞就会开始发出多多少少彼此一致的讯号。当研究人员继续探讨睡眠的本质时,他们又观察到神经细胞的讯号在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就会显示出不同程度的同步发射;换句话说,在夜里睡觉的时候,我们脑内所有的神经细胞似乎会在某个阶段里面同时发射,而在其它的阶段里,虽然讯号的发射仍然是同步的,却不是那么高度的同步。于是,研究人员就有了一个新发现,就是在睡觉的时候,我们的脑子会缓缓地进入一个高度同步的境界,等同步的韵律达到最高峰以后,就会再缓缓地退下来。如今,大多数的人都已经熟知睡眠会有不同阶段的观念;而睡眠的不同阶段,即是指神经细胞同步活动的各种不同等级。研究人员鉴定出同步活动有四种不同的类型,也就是睡眠的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处于同步活动范围的最低点,此时同步活动轻微,我们处在浅睡的状态;这个阶段是发生在躺下来、刚刚失去知觉之际。第四阶段,即最为同步的阶段,则表示我们已经进入深睡当中。

 楼主| 流浪竹 实名认证  贵宾  发表于 2013-8-26 16:4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除此之外,研究人员又发现睡眠有一定的顺序,睡眠阶段的模式是定期地每九十分钟循环一次。

  (注:我们的睡眠真是惊人地有规律。除非是有什么特别的病症干扰人否则它们全都是以九十分钟为一周期,也全都历经类似的阶段。实际上,「正常」的睡眠结构是这样地精确,若是有什么地方弄乱了──好比是哪个阶段的顺序不对,或是作梦时间太早,都是发生在患有抑郁症或精神分裂症病人身上的现象──就会引起此方面的心理病症。因此,每当有人睡不安宁或是心理健康有问题的时候,往往就会去一间睡眠实验室里把自己的睡眠制成图表。医生将结果与正常的模式相比,根据两者的差异,就可以做出各种不同的诊断,定出适合的治疗方案。)

  当我们刚睡着的时候,是进入睡眠的第一阶段,一个在其它阶段来临以前的短短过渡时期。在这个阶段里面,我们会开始失去知觉,失去对自己的体验有所觉察的能力。我们偶尔还会有一种叫做「睡前心象」的经验,就是在我们不知不觉快要睡着之际,会在心里「看到」各种星星、条纹、颜色、几何图形和视觉印象等等。当这些心象变得栩栩如生,进入了浅梦的地步,有时候会从中惊醒。这种现象不是作梦,两者之间有非常重大的差别。

  我们的脑子在几分钟轻微的同步活动以后,就会进入第二阶段的睡眠;此时,脑动电描记器会显示出我们的神经细胞更是在同步地发射讯号。全世界那些监督、量度、制图、思考、评估睡眠的睡眠实验室中,标准程序是要等到一个人进入这个阶段的时候,才能够记录下他的「睡眠开始时间」;这是因为我们时常会从第一个阶段中稍为醒来一下,也许就只是翻个身、调整一下枕头的位置和自己躺着的姿势,然后才再真正地睡熟。等第二个阶段开始,这个晚上的睡眠就可以说是真正发动且再也不会被打断了。

  我们在第二阶段会睡上十到二十分钟左右,此时我们脑内的神经细胞会颇为同步地发射讯号;如果我们将有第三、第四阶段的睡眠,就是会在这个时候发生。第三和第四阶段的睡眠被认为是深睡时期(这是对把睡觉者叫醒的难易程度而言),自觉睡得不好、失眠,或是患有抑郁症的人,一般就不会有这两个阶段的睡眠,不过大多数人都是会有的。

  第三和第四阶段的睡眠加起来约有四十到五十分钟的长度,此时神经细胞的活动是高度同步的。再过来,在同步活动达到最高峰以后,我们就会开始从深睡的阶段中退出,又渐渐回到浅睡的阶段里去。差不多在七十五到八十分钟以后,我们的身体就会开始显示出它已经进入了另一种睡眠阶段的标记。到目前为上,我们的睡眠一直带有同步活动的特征,可是此刻我们的身体却在开始准备一种生理上的大转变;就好像是有个高级瑞士表在计时一样,身体到了这个时候,就会忽然把我们推进一个梦的境界里去。我们颈后的运动神经不会再服从动弹的指令(防上我们把梦境实际扮演起来);神经细胞会显示出高度活跃的异步活动;眼球会开始在眼皮底下转来转去,彷佛是在看电影或是在找东西。在心灵的深处,我们已经是踏入了梦境的美妙世界。

  这个睡眠模式(从一、二、三、四、三、二、一阶段到作梦)每九十分钟就会重复一次;不过,在我们整晚的睡眠过程当中,花在不同阶段的时间会稍微有点改变。每完成一次循环,花在作梦这个阶段的时间就会增多一些,而花在第三和第四阶段的时间则会减少。

  例如:假使我们持续不断地睡上六个钟头,脑动电描记器会显示出四次的睡眠周期,每次是九十分钟长;而在每一周期中的作梦时间会逐渐增长。在第一周期时,可能有八分钟时间在作梦;在第二周期,有十四分钟;第三周期,有二十二分钟;第四周期,有三十分钟;因此在这六小时的睡眠之中,我们作梦的时间就会有七十四分钟长。假设我们又再多睡上一个周期,花三十六分钟在作梦上面,那么在七个半小时的睡眠过程当中,就会有一百一十分钟、几乎是两个钟头的时间在作梦了。

  这种九十分钟的睡眠周期,是专属于人类的一种特殊生物韵律,虽然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非是这个数字不可,但是大家的睡眠却全都在严谨地遵循这个时间表。此外,和深睡的阶段相比,我们比较会从浅睡的阶段中醒来;而和所有的同步睡眠阶段相比,我们又比较会从作梦的阶段中醒来;我们这个九十分钟的周期,一般也就决定了我们会从睡眠中醒来的时刻。

  作梦之际会有各式各样的幻觉活动,因此它是睡眠中最不稳定的一个阶段,也是最容易醒来的时刻。实际上,我们每天早晨真正(或是最后一次)清醒以前,已经短暂醒过好几次了。通常在清晨的作梦阶段里,会有五、六次醒来的倾向。我们的眼睛甚至连睁都不睁开一下;然而,在脑动电描记器的记录上,这些「微醒」是非常明显的。为什么我们在清晨醒来之际,常常记得自己刚刚是在作梦,因为可以说是我们作的梦吵醒了自己。由于这种从梦中醒来的倾向,再加上作梦总是发生在九十分钟周期的末端,所以我们睡眠的长度差不多都是九十分钟的倍数;最常见的是睡上四个周期──三百六十分钟(六小时)或是五个周期──四百五十分钟(七个半小时)。如果我们在半夜醒来看看时钟的话,就会发现这个九十分钟的周期,确实是在决定我们睡眠的长度,而苏醒的时刻也确实会是九十分钟的倍数。

  虽然如上所说,睡眠通常是以九十分钟为一周期,而且我们通常会从周期末端的作梦阶段之中醒来;但是有许多变量可以把我们从睡眠的任何一个阶段中惊醒,如闹钟的铃声、孩子的哭号、室友的吵闹、猫狗的呼叫、街上的喧哗、上厕所的需要等等。有一点已经被证明的,就是我们如果是从作梦阶段之中醒来,通常会说自己刚才在作梦;我们如果是从睡眠的其它阶段中醒来,就不会说自己刚才是在作梦,甚至会认为自己整个晚上都没有作过梦。我们即使是从梦中直接惊醒,也是很难记住梦的细节;大部分的梦,在我们起身去浴室以前就已经被忘得精光了。
 楼主| 流浪竹 实名认证  贵宾  发表于 2013-8-26 16:52: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作梦

  1890年代的末期,当弗罗伊德快要完成他的名著《梦的解析》(1900年)之际,作梦的时间问题是一个非常流行的争辩题材。虽然大家会觉得一个梦好像很长──也许会长达半个钟头,甚至是整个晚上之久──但有些热心份子认为实际上,它是一个非常短促的事件。这些人主张梦是在一种「扭曲的时间」里发生的;也就是说,梦的经验虽然看起来很久,其实只不过是速度加快了而已。其它的人则主张这种「扭曲时间」的说法全是胡说八道;梦的脚步清清楚楚地跟平常的时间一模一样,清醒时和作梦时的时间是相连一致的。

  弗罗伊德对跟梦有关的一切民间传闻一向是很热心地接收:他觉得对梦中时间的辩论颇为重要,因此就把它包括在《梦的解析》里面。在左右衡量双方的各种证据以后,他做了一个结论;在某些例子中,梦里对时间的体验确实是有些扭曲,否则我们怎么去解释那些在很短的时间以内就挤进了很多内容的梦呢?尤其是那些通俗轶事<有些人只不过是稍微打了个盹,就作了一个又长、又复杂的梦>提供了最令人心服的证据。(注;在第八章里,我们还会再回到梦中时间这个题目来。)

  虽然弗罗伊德在这个争论上面一直没有采取一个非常明确的立场,但是他怀疑作梦有可能是一种速度加快的经验,却使得这一点成为心理分析界的普遍信念。在弗罗伊德的学说中,梦是经过伪装的事件(事实上也是如此),所以「在梦中对时间的感觉,也是会经过类似改变」的猜测也算是合乎逻辑。当代的心理分析学家们之间开始流行一种说法,就是在一个晚上的睡眠过程当中,一个人可能会有五、六次能量猝发的经验<也就是作梦>而这些经验加起来总共只有几秒钟时间。除此之外,根据弗罗伊德的精神动力学理论,一个人还可能会整个晚上都不作梦。

  早期对作梦会花多少时间的估计,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它们都是以大家对梦的记亿为根据;然而如前所说,要去追忆梦的内容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在脑动电描记器被用来研究梦学以前,没有一个人能够正确地测量出作梦时间的长短。而我们居然每天晚上都会作上一百分钟的梦!这点真是令大家吃惊不小。这是脑动电描记器的第一个大发现,是一个非常戏剧性的真相,因为没有人能够<主观地>真的相信它!一百分钟就跟一场电影一样地长,可是我们从亲身经验里就知道自己在早上醒来的时候经常不觉得夜里作过什么梦。而对这个数字最吃惊的,就是那些佛洛依德派的心理分析学家们了。

  现代人,尤其是年轻的读者们,可能很难了解弗罗伊德在1950午代的精神病学领域中会有那么大的权威。当时,整个欧美全都沉湎在弗罗伊德的学说里;实际上,在阿塞林斯基和克雷特曼的发现时期,也许是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不久的关系,大家对弗罗伊德又掀起了极大的与趣。在1953年的时候,心理分析学派主宰着整个精神病学的领域,有越来越多的人去心理分析学家处接受分析。

  (注:一九五0年代这种梦境解析和心理分析的盛行,很快地就在当代电影和文学作品上面反映出来。特别是博格曼和费里尼的电影,经常会有一些令人迷惘的梦的镜头,让「文化界知识分子」去大加诠释一番。)弗罗伊德的见解弗罗伊德有一个令人信服的主张,就是我们看来很平常、很荒谬的梦,其实是充满意义的。他说我们要是能够了解梦中蕴含的意义;对自己的内在本质便具有卓越的洞察力。他保证我们所有的幻想和恐惧、深藏的愤怒和挫折感、秘密的虚荣心和强烈的驱策力,全都包装在梦境里面;不过,我们必须去学习梦的语言,否则就会像瞎子一般看不见梦所提供的线索。

  因为梦的产生并不是有意识的,弗罗伊德认为这一点就证明了我们每个人的体内都另外有个「无意识」的心灵。他认为梦是个战场,而在我们的「本我」(每个人心中受原始、性欲和野蛮的欲望所支配的冲动)和「超我」(约束这些冲动的教化和道德的具体表现)之间互相抵触的冲动,就在这个战场上面获得心理的释放和解决。这场战争是在一个「检查员」的幕后进行;这个检查员是我们心灵的一种机制,它的功能是让「本我」和「超我」的冲突能够合乎「自我」(即有意识的自己的口味)。
[发帖际遇]: 流浪竹 捡了钱没交公 梦币 降了 1 . 幸运榜 / 衰神榜
 楼主| 流浪竹 实名认证  贵宾  发表于 2013-8-26 16:54: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因此,是这个检查员在把梦中的意义变得神秘和荒诞不经。对佛洛依德而言,这个检查员的工作,实际上就是要让我们的梦变得无从理解。它运用梦的各种符号和伪装影像,把我们那些真赏的、无意识的愿望转变为无法辨认的象征。假如我们在刚睡醒之际能够记住自己的梦,使它不致于被检查员的工作压抑住,那么我们就可以利用一种叫做「自由联想」的过程,回头穿过梦境显示的内容,到达它真正的来源或潜伏的内容里去。一旦穿透了表面这一层,到达梦的来源,就可以瞥见弗罗伊德所指的──在我们每个人心中运行着的无意识力量。所以,梦就像是一扇窗子,我们可以透过这扇窗子窥视无意识心灵的各种微妙运作。

  根据弗罗伊德的说法,梦,是把屯积起来的压力释放出去的一扇活门;这些压力是由日常生活当中「本我」和「超我」之间的冲突创造出来的。得不到现代科技的帮助,弗罗伊德就假设神经细胞里贮藏了能量,又假设当无意识的冲突创造出来的压力堆积到一个限度的时候,神经细胞会利用作梦的方式释放贮存的能量。因此,作梦是一条线索,指引我们到无意识心灵感觉到的那些压力去。

  弗罗伊德又把他这个假设的模型扩大,他说;一个人作梦经验的多少,会反射出这个人内在心理骚乱的程度。如果骚乱的程度很大,「本我」的欲望被「超我」约束而受到挫折,那么这个人会有很多晚上睡不安稳,作很多变形的梦;反之,如果一个人「心理健全」,在「本我」和「超我」的力量之间能够取得平衡,那么他可能根本就不作梦,或者是在一个月里面有什么大事发生的时候,作上那么一、两次的梦。

  (注;在这种观念的体制之下,存在着一种含蓄的偏见,一种对记得自己的梦、甚至是承认自己作过梦的偏见。根据这个模型,梦是心理混乱和冲动受到挫折的症状,可以把它看成是充满抵触的基本原则和原始精力的无意识心灵的一种具体显示。一个人若是承认自己作过梦,在某个程度之内,就好像是承认自己正在体验某些心理方面的冲突。因此,虽然作梦在心理学方面也许是颇为有趣的一个现象,但那是因它发生在别人的身上才有趣,因为这样我们才能够轻轻松松地坐着提供劝告给对方。弗罗伊德自己虽然很容易就承认自己是作过梦的,并且终生不断地在记载和分析自己作过的梦,他却经常说无梦的睡眠才是最好的睡眠,甚至说要睡得好就不能够作梦。)

  这种精神动力的模型是一个有弹性的模型,在它宽广的体制之内,可以容纳各种不同的行为。譬如;一个人的性冲动和想要控制这个冲动的「超我」对抗以后,也许就会被扭曲为各式各样的形态;而反过来说,这个模型也同样可以容纳心理健康的清晰状态。一个稳定、有组织的心不会被内心深处的冲突搅乱,也就不会被梦境干扰。

  结果呢,来了这些新发现!一夕之间,在芝加哥的一间小小生理学实验室里面,示范出所有的人都会作梦,而且每个人每天晚上风雨无阻地平均会作上一百分钟的梦。另外还有一个现象,就是一个晚上,每经过一段固定的时间就会出现作梦阶段。实际上,研究人员发现作梦周期固定到他们只要知道一个人开始入睡的时间──失去意识,开始进入同步睡眠之际──就可以预测这个人会在什么时候有他的第一个作梦阶段以及每个作梦阶段的长度;精确度到以分钟。假如一个人没有夜里的干扰或是会影响睡眠成分的疾病,那么研究人员就可以在整个晚上颇为准确地预测出这个人开始作梦的时间和梦的长短。在这一类的研究继续往前进展时,又发现作梦的周期是全球性的,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不作梦,也没有一个人会缺少这种周期。

  从弗罗伊德学派的角度来看,这些新发现的毛病是太过于强调作梦的普及性质了。这一派判断梦是个变量;也就是说,他们认为一个人花在作梦上面的时间,跟他私人的心理需要成正比。例如;一个抑郁的人会作很多的梦,因为他的无意识心灵需要努力地把那些关闭住的挫折感释放出去;或者是当一个人的身上有什么无意识的压力时,他就会比平常的时候多作些梦。总而言之,梦的出现被看成是一种警报,表示这个人的身上存在有无意识的冲突。

  有一点渐渐被大家得知的,就是要能够记住自己的梦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虽然我们每天晚上都会花很多的时间在作梦上面,可是绝大多数的梦却会被我们忘得精光。更让弗罗伊德派寝食不安的,就是这些新发现建议了梦的另一层面;作梦说不定就只是肉体里面某个基本功能的一种反映而已。这个建议会令人困扰,正因为它打中了佛洛依德精神动力模型的要害。不论如何,在睡眠的结构被一个又一个的实验重复肯定以后,显而易见地,作梦的确是在被某种内在的计时钟所管制。

[发帖际遇]: 流浪竹 在论坛发帖时没有注意,被小偷偷去了 3 梦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楼主| 流浪竹 实名认证  贵宾  发表于 2013-8-26 16:5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外,作梦的恒久不变性──不论一个人的心理状况如何,每天晚上都要梦上九十到一百分钟的时间──不仅驳斥了精神动力学说,同时也强烈地暗示有其它解释的存在。科学家们开始怀疑,梦可不可能只是身体里面某种生物神经功能的「副产品」呢?一个人的梦可不可能跟他的心理状况完全没有关系呢?真是冒犯上帝啊!多么滑稽可笑的精神病学大谬论!要想提出作梦的新见解,真是会被一般民众和专业人才大大地嘲笑一番。当时的精神病学界是万般尊崇弗罗伊德的;他阐释了作梦和无意识活动在心理上面的正比关系,而大家都相信他是对的。得失攸关的是多少杰出机构里面多少工作人员的事业;再加上数以千计的病人,他们觉得自己是因为接受弗罗伊德派的治疗法,经过心理分析的技术,才得以从精神上的各种疾病中解放出来。在当代心理分析的领域中,梦的解析是最强有力的工具之一;然而,这些新发现却真是把弗罗伊德派摆入了一个进退维谷的处境中。

  早期的新发现,本身还不足以把整个偏向弗罗伊德看法的潮流扭转过来;反之,倒有不少的研究人员想要开始利用脑动电描记器来证明弗罗伊德的模型是正确的。比方说;如果梦确实是心理压力的一扇释放活门,就像是弗罗伊德所假设的,那么剥夺一个人的作梦时间,应该会使原来隐藏或是可以控制住的神经官能病暴露出来,特别是那些被归类于有「介乎两者之间的个性」(有不稳定倾向)的人。根据这一点,有许多实验就设计让那些受测验者可以有任何阶段的睡眠,就是不能够作梦。

  一开始,这些实验的结果似乎是满有希望的,出版了几篇支持佛洛依德学说的报告。但是日子一天天地过去,重复试验早期的研究以后,大家发现大部分支持弗罗伊德学说的实验,本身的设计就有问题,尤其是雇用一些对实验立场不够公正的人去做意见调查。这些工作人员,不管采用的是公开或含蓄的方式,都会从被调查者口中哄出「正确」的答案来,他们做的许多观察也是事先心里就有数的。大家又发现虽然很难让一个人长期地不作梦(不借用药物想要剥夺一个人的作梦阶段,最长的记录是十四天),可是缺乏作梦并不会引发精神病的症状,只会让这个人的身体一旦睡着了就会更加努力地想要达到作梦阶段。被剥夺作梦的人会脾气暴躁、昏昏欲睡,却不会发疯或是精神不稳定。

  这个发现使得弗罗伊德学派大受挫折;然而,另外的一个新发现,才真是对弗罗伊德的精神动力模型作出大挑战。原先大家预期,剥夺那些「介乎两者之间」病人的作梦时间一定会造成最明显的精神病反应,结果这些病人反而报告说自己的病况好了很多。事实上,剥夺抑郁症病人的作梦时间倒使得有七成的病人症状减轻,更惊人的是病情好转的现象是立即就出现的,而且在某些病人的身上,症状会完全地消失。真是多么显著的大发现!患有多年抑郁症的病人来到实验室中,被选择性地剥夺了一个晚上的作梦时间,大家预期这些病人第二天症状一定会加重,说不定还会疯掉,脑子里会有各式各样的幻想,结果大部分病人反而觉得自己是多年以来第一次感觉这么好!直到今天,在治疗抑郁症的方法中,最普遍使用的仍然是借用药物把一个病人的作梦阶段从睡眠周期中除去。

  虽然这个出人意外的发现本来是一个大线索,可以用它来鉴定抑郁症的起因;但是对心理分析学派的人而言,它却只是另一件不符合先人大智慧的事情罢了。一个患抑郁症的病人,怎么可能不经过任何治疗,只是被剥夺作梦的时间就会在突然之间好转呢?根据弗罗伊德的说法,抑郁是一种心理混乱的复杂状态,在这个状态中,一个人无法获得自己性冲动的对象,然后那个对象就被投影到他的「自我」上面;简单地说,这个人就是把自己和自己性冲动的对象搅混了。他因为得不到那个对象,就想去处罚它,然而因为他已经把自己和那个对象混为一体了,所以就开始处罚自己,还以为自己是在处罚那个不存在的对象。对弗罗伊德来说,这就解释了抑郁症病人为什么会如此毫不留情地折磨自己以及对自己又爱又恨。在表面上,恨的一面是被「折磨自己」具体化了,而爱的一面则是表现在把自己当成折磨对象的那种「自我陶醉」上面;潜意识里,这些病人仍然在爱着那个不存在的对象,不过因为它的离去,所以同时又在处罚它。

  然后呢,梦学研究的结果开始接踵而来,大家很快地就发现全世界的温血动物(除了澳洲的食蚁兽之外)睡觉时候都会作梦。这些新发现对弗罗伊德学派提供了一些有趣的疑问(这点对弗罗伊德本身来说,是不太公平的,因为他受到当时科技上面的限制);「难道犀牛也是在作梦的时候释放牠们恋母情结的压力吗?(注:第十章中会解释恋母情结。)老虎是不是也需要处理那些在「本我一和「超我一之间絮聒不休的冲突呢?我养的小猫今天日子过得不大愉快吗?」

  有关作梦的这些新发现,居然会把弗罗伊德的一个主要理论摧毁,这一点倒真是带着讽刺性。在过去四十年中,利用脑动电描记器得到的结果,证明了弗罗伊德对作梦功能的见解是不受研究支持的。
[发帖际遇]: 一个袋子砸在了 流浪竹 头上,流浪竹 赚了 4 梦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楼主| 流浪竹 实名认证  贵宾  发表于 2013-8-26 16:57:18 |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精神病学

  1953年那些有关作梦阶段的新发现,成为在了解和治疗心理疾病方面两种截然不同方式之间的分界线。阿塞林斯基和克雷特曼的发现,是神经生物学诞生的预兆,它们对过去一直主宰着这个领域的心理分析方式做出挑战,就好像是从中解放了一样。

  1960年代的医学著作,充满了一些实验报告,强调作梦和意识在心理健康方面扮演的角色。这些研究,自然是反应了当代盛行的文化;心理分析学派在那个时代势力还是非常大,意识仍然是一个被高度研究的现象,而改变意识的药物也是在被普遍地使用。然后,精神病学界渐渐地目击了许多新发现──许多心理病的根源被发现是在神经生物方面──所以,虽然外行人也许才刚刚开始得知心理疾病是有其肉体上的因素,在专业的医学人员之间,「经验的神经生物学」则已经普及了一段时间。真正的转折点,是在1970年代的初期,那个时候开始把早期的心理研究工作淘汰;之后到90年代的20年间,研究界就几乎再也看不到早期注重的方针了。这个转变非常戏剧化。今天,我们比较可能会读到一篇报告,主题是;某种化合物对脑子某部位某类细胞的再吸收功能所扮演的角色。而不再是研究病人主观状态的实验。神经生物学的纪元已经降临。

  心理分析学派真是大受挫折。研究人员若要证明自己在心理机能方面的理论,就越来越需要把支持这个机能的神经生物底质示范出来。心理学有一个原理,是弗罗伊德创作的,就是「心理同形论」;每一个思考的现象、每一个心灵的体验要能够存在,就必须有一个在神经方面推断的结果。这个心理同形论会被高奉为第一原理,是因为它很简单且依据逻辑地指出;心灵和支持这个心灵的生物结构是不可分的。支配现代心理学的,也就是这个重要的原理。我们的思想,即使是轻如鸿毛、快如箭矢,却不是在空中随风飘荡的;任何心理方面的活动,都是发自于我们脑内的、维持我们心灵体验的、数以亿计的神经细胞之中!

  虽然弗罗伊德对梦做了非常广泛的研究,甚至,可以说,到目前为上没有人比他做得更好;然而事后看来,他很明显没有注意到梦的许多特征。比如;追忆自己的梦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这一点就从来没有激起弗罗伊德的与趣。他认为这个现象只不过是检查机构压抑作用的延伸而已。由于他从来不曾往其它的方向探讨这个现象的含意,所以严重低估了作梦实际发生的次数和长度。从历史的眼光看来,这一点可能会是弗罗伊德的最大错误之一;而因为这个错误,大家经过联想,也就把他的其它和精神动力学不甚相关的见解全都加以贬值了。自从作梦的那些新发现以来,已经过了四十年;然而我们还是不知道到底作梦为心灵执行了什么功能?有各式各样的理论存在,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确定作梦的目的是什么。假使作梦只是专属于人类的一个现象,那么我们或许可以多相信一点那些主张精神动力学的理论;可是它在全世界温血动物之中的普及性,却表示它可能有一个更为基本的功能。

  (注:目前大家在睡眠研究的领域里感到兴趣的一点,就是作梦在调节体温的过程中可能扮演的角色。简单地说,作梦会增加流进脑子里的血液,而脑子因为在作梦的时候非常活跃<燃烧葡萄糖>所以会温暖起来,连带着也就把流经脑部的血液弄暖,使最靠近脑子的部位<许多神经内分泌系统的腺体,是位于脑子两半球的正下方>在作梦的时候温暖起来。神经内分泌系统中许多对温度敏感的过程是在夜间进行,因此大家怀疑发生在夜间的梦,不论长短,都可能会影响这些腺体的分泌;而作梦的周期,对荷尔蒙平衡的调节可能非常重要。荷尔蒙若是不平衡,好比是月经经前症,会影响一个人的情绪。所以追根究底,作梦在心理健康上面仍然极端重要,只不过是它在神经生物方面的功能,绝对要比前人所想象的多得多。)

  
 楼主| 流浪竹 实名认证  贵宾  发表于 2013-8-26 16:58:19 | 显示全部楼层
★矛盾的睡眠

  在研究作梦阶段的睡眠实验室如雨后春笋般遍及全世界时,作梦阶段被冠以许多不同的名称;异步睡眠、快速动眼期、活跃睡眠和反常睡眠等等。作梦阶段被称为「反常」,是因为在这个阶段中,脑动电描记器产生的讯号会显示出一种矛盾的现象。在监督睡眠的标准装置中,一张脑电图测量三种变数;脑部神经细胞的活动、身体肌肉的状态(计量松弛程8看看,门口度)以及眼球的转动情形。如第一章所提到的,作梦时脑部神经细胞受到刺激产生的波型,和清醒时产生的几乎一模一样;同样情形,作梦的人眼球也是会转来转去,就是在读一本书或是在看什么东西一样,差别只是在眼皮的开闭而已。然而,度量身体肌肉状态的机器频道,却显示出作梦的人肌肉是非常松弛的,比在清醒时休息状态中的肌肉要松弛得多了。

  被试验者虽然呈现出彷佛在清醒状态的讯号,但是只要做个简单的观察,就可以看出他依旧是在睡眠中。实际上,研究人员在把被试验者从这个阶段叫醒的试中,很快就发现;作梦的人是在深睡阶段,有时候他们沉睡得好像是在同步睡眠的第四阶段;而当他们被叫醒的时候,有八成半的人会报告自己刚才是在作梦(剩下的一成半,大概是无法追忆自己的梦)。因此,我们就有了一个矛盾的现象;作梦时我们是处在深睡状态,可是我们眼球的转动和脑部神经细胞的活动却跟清醒时产生的讯号不分轩轾,只有我们身体肌肉状态会显示出差别。

  如前所说,我们可以想象得到脑部的神经细胞若要维持清醒的意识,必须从事异步活动;而这个观察,再加上对神经细胞在作梦时也同样在做异步活动的观察,就指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从一个主观的立场来看,我们在作梦的时候难道不也是有意识的吗?难道不也是「清醒」的吗?

  如果我们回想自己的作梦经验,就会发现在作梦时总是相信自己是清醒的。我们会如此描述自己的梦;「我走在一条又长又弯的路上,来到一座横跨大海的桥边,然后我看见一道彩虹。」重点是当我们在回忆自己的梦时,几乎永远都会使用第一人称,而且在梦中总是感觉自己十分地清醒。因此,这个梦中的「清醒状态」<虽然我们不是真正清醒>可能就是脑电图上会显示异步波型的原因。再继续往这个主题上面探讨。我们眼球在作梦时转动,可能也是跟在梦中看东西有关。譬如:我们是不是正梦见自己正在看一架飞机从空中飞过去,并因为这个梦中活动而引起了脑电图上的眼动现象呢?有些研究是支持这种说法的,不过这个问题终究不是那么重要。比方说;初生婴儿的眼球也是会转动,但是他们在看什么呢?也许这种眼球的活动,只不过是对视觉皮层上面一般性刺激的一个反射作用罢了。

  睡眠时候发生的第三个大事件,是跟我们身体的肌肉系统有关。我们一开始作梦,脑后脊椎骨上力的主要运动神经就会受到抑制;这个叫做「肌肉无紧张性」的抑制,是要防止我们把自己作的梦实际扮演起来。

  1963年,有个法国的睡眠研究人员麦可.儒为做了一个非常有名的实验。他把小猫脑后负责抑制运动神经反应的部位<锥体径>切除。他发现切掉锥体径后,会让小猫的身体在作梦的时候接受脑部送出的活动命令;小猫就会一边作梦,一边站起来把梦境实际演出,如打架、跳跃、飞扑和躲闪什么东西的动作,只不过这些动作的对手和东西全是梦中想象出来的!

  只要想一想,就会明白我们的身体在作梦时是需要被抑制住的,这是因为我们在梦中也是非常地活跃。就像小猫一样,我们也会被自己的梦蒙骗,我们也会依照梦中的需要送出活动指令到身体去。从进化的立场来看,让正在睡觉的人起身去四处梦游似乎是一件颇为危险的事情,一个人可能会做出走下悬崖之类的危险动作。除此之外,把梦中的情景实际操作起来,也会大大地增加睡眠被骚扰的机会,最后就会干扰到作梦阶段所要达到的目标了。

  一旦肌肉系统被抑制住了,作梦的经验就正式开始。我们的感官皮层会大大受到脑干的某个部位<目前的理论说是网状形成结构>的刺激,而这些刺激就是梦的制造公式里面第一个部分;由感官皮层就会造出梦中的听、摸、尝、嗅、看等等印象来。我们的所有知觉,在梦中都还是存在的。公式的第二个部分,就是意识会被这些刺激唤醒,然后我们就体验了一个梦。

  此时,作梦阶段又呈现出另外一个矛盾现象。在梦境里,我们「是」存在的;因为在自己梦中的「存在」,才使我们有机会去追忆自己的作梦经验。但是我们又已经观察过,睡眠定义中的一个条件就是意识的「不存在」,那么到底是哪一样才对呢?我们在作梦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意识呢?假使有意识,那么这个梦中的意识又和清醒时候的意识有何差别呢?

  
 楼主| 流浪竹 实名认证  贵宾  发表于 2013-8-26 17:04:5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作梦时的意识感

  胡瑞安.简斯在其著作《二元性心灵崩溃中的意识起源》里写:

  「噢,这是一个充满了从未见过的美景和万籁俱寂的世界,这个心灵的幻境!这些触摸不到的记忆和展现不出的幻想,正是难以形容的精髓;一切的一切,都在私人的小天地之中!一个在上演没有台词的独角戏跟没有行动研讨会的秘密剧院,一个充满了各种情绪、沉思跟神秘事物的隐形大厦,一个具有无尽失望跟新发现的旅游胜地。这是一个任由个人悄悄统治的王国,随心地质询、任情地驾驭;这是一个深藏的隐居所,我们身处其中,从一本令人心烦意乱的书籍中研读自己的过往与将来;这是一个比我们从镜中看到的自己更为自己的内在世界。这个意识,是众多自我中的『我』,是万象,是虚无──它是什么呢?」

  
 楼主| 流浪竹 实名认证  贵宾  发表于 2013-8-26 17: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研讨意识的定义

  作梦的时候,我们有意识吗?

  若想在梦中寻找意识,就必须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寻找什么。每当我们提及「意识」的时候,是在讲什么呢?

  一开始,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很明显。「就是这个嘛!」我们会指着自己的头和四周的空气说;「意识,就是我在此刻具有的体验,就是跟你讲话的我,就是此时此地在一起的我们两人。然后到了明天,我就会想起今天这件事情,而这件事情也就会成为我的人生的一部分。意识,就是我的生存、我的体验、我的生命。」

  再逼紧一些,我们对意识还会有什么别的话说呢?也许会回答;「意识,就是在我们清醒之际的一个特殊状态。睡觉的时候,就是没有意识;别人说我们在「无意识」的时候,也是没有意识的。」

  这个定义是好些,但能不能讲得更为明确一点呢?这个时候,我们可能就会把哲学扯进来了。我们会四处张望一下,肯定地说;「意识,就是我们的自觉。它是我们对自己有所知觉的一种能力。它是我们对自己正在活着、对自己正在过日子、对自己有一天就会死去的一种觉察。」

  这个定义是到目前为上最好的一个,但是我们只凭自己的经验就足以辨认出意识吗?以上这些定义,虽然让我们对意识的体验稍微明白了些,然而对我们要讨论的问题来说,却还是有点儿含糊不清。比方说;让我们考虑一下上面的每个定义和作梦之间的关系;我们真正想要寻求的,是「在梦中我们有没有意识?」这个问题的答案。根据第一个定义<它着重于体验事情的能力>好像可以说答案是「有」,因为梦中确实是有些事情会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会和人讲话、会散步、会思考、会有感觉、会办事情、会下判断。没错,我们在梦中是在体验;不过,这就是意识吗?

  再来看看那第二个定义<意识就是我们清醒的时候>那么,梦中很明显地是缺乏意识,因为我们是在睡觉啊!可是,如果我们仔细观察自己对梦的体验,就会觉得即使在作梦的时候确实是在睡觉,然而从另外的一个角度看来,我们又好像是清醒的。在梦境里,我们的举止是清醒时候的举上,我们也相信自己是清醒的。

  意识的第三个定义,也是有些毛病。在梦中的我们真是有自觉吗?「有」或「没有」好像都有些道理。我们在梦境里的感觉和举动跟平常似乎没有两样,我们对梦中状况做出的反应也跟清醒做的差不多;可是,在梦中我们经常会缺少判断力,会做出一些荒诞不经的事情来。因此从某方面来说,我们是有自觉的;从另一方面来说,又好像是没有。

  蓝灯书屋出版的全集字典中,把意识的定义列举如下:「
 楼主| 流浪竹 实名认证  贵宾  发表于 2013-8-26 17:05:38 | 显示全部楼层
1具有意识的状态,对本身的存在、知觉、思想和环境等等有所觉察。

  2个人或群众的总体想法和感觉,例如;一个国家的道德意识。

  3心灵与知觉的完全作用,如同清醒时候的一样,例如;在昏倒之后恢复意识。

  4知道一件事情的真相,内心的了解,例如;对恶行的意识。

  5关心、有与趣或是深刻的自觉,例如;阶级意识感。

  6一个人能够觉察到的心理活动,与无意识的心理活动相对。

  7在哲学方面是指心灵或心理的能力,有思考、感觉和意志等特征。」
 楼主| 流浪竹 实名认证  贵宾  发表于 2013-8-26 17:05:4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我们已经把大部分的定义都讨论过了。好比字典里说的,意识就是对自己本身的存在、知觉、思想以及环境有所觉察,它是我们在清醒之际拥有的一个特性。第六个定义,描述意识是「一个人能够觉察到的心理活动」,也跟我们描述的「意识就是我们的自觉」十分相近。然而,所有这些定义似乎都不很切题。要达到我们的目标,我们就必须把意识和思想的其它性质与特征好好地加以区分。

  让我们重头再来一次;作梦的时候,我们具有意识吗?

  在我们的日常用语中,意识被广义地说成是我们心灵的一个性质,而这个性质则是我们清醒的一个特征。当我们醒着的时候,就具有意识;睡觉的时候,通常就不具有意识。这个传统的用法,把意识与无意识这两个词和清醒与睡觉这两个词配对,使它们几乎变成是同义词了。

  可是呢,假使有个人因为撞到头而失去意识,大家又知道这一类的无意识跟睡觉时候的无意识是不一样的。譬如我们不会说一个人的头被木块「打得睡着了」,我们会说这个人的头被木块「打得失去了意识」。虽然这两种情况在表面上看来很相似,我们却很容易就会加以区别。

  意识这个词的用法还有许多种。根据蓝灯书屋所下的定义中显示,每当我们解释一个人对世界大事或外界开始「有意识」时,是把它用在政治或社会学方面;常见的句子;「他对政治不是很有意识」或「他有高度的社会意识」,就是这种用法。同样地,一个人也可以对自己的内在事件如想法、感觉和回忆等等有所意识;「我那年回到故乡的时候,真的意识到自己的成长。」

  当意识被想成是自觉的意思时,通常就是在把它看成是心灵的一个特性,可以测量它的多少。根据一个人自觉的程度,我们就说这个人的意识是多、是少。像「他很有政治意识」或「我不认为他对自己的行为有多少意识」这类的说法,都是暗指自觉的程度和等级。

  若是继续研究意识的其它用法,就会发现这种自觉的观念,延伸得比我们所预料的还要长远,甚至会把平常只和自动或反射层次有关的某些行为也包括在内。好比有人会说,睡觉的时候是有意识的;这不是指作梦,而是在普通的同步睡眠。意识的定义,似乎是越来越包罗万象了。当我们开始探讨意识的时候,大概以为自己起码可以肯定一点,就是睡觉的时候不具有意识;这种看法总该是八九不离十了吧。

  而主张睡觉时候有意识的人则指出,我们在睡觉时经常会做出一些反应性和有目的的行为,例如;当我们需要在某个时间起床,好比是得准备一个重要的考试、面谈或业务会议等等,不是往往在闹钟响前的一两分钟就已经醒来了吗?另外一个例子,就是假设我们的电话离卧室很远,而我们通常在清晨就算是电话响了也照样会呼呼大睡的;可是,为什么当我们预期会有重要的电话进来时,就可以听见它的铃声呢?

  相同道理,有人做过实验,在床边扩音器播放噪音时(音量可以高到九十分贝),我们居然还是可以继续睡觉;然而只要一有人喊我们的名字,我们就会很快地醒来。初做母亲的人也是如此,她们即使非常难以被别种喧哗吵醒,对于自己婴儿的哭喊却是万般敏感的。这些例子,显示出我们在睡觉的时候仍然具有某种程度的觉察能力以及做出有目的反应的能力。不论它们是制约的作用或是自动的反应,有许多证据显示睡觉之际,我们的某个部分依旧是「清醒」的,它可以控制时间、处理信息和做出决定来。

  如果我们把意识定义在任何程度之内的反应能力<一种连续性的概念,连自动和反应性质的行为都包括在内>那么我们的问题「梦中有无意识」的答案就一定是「有」了。在梦中,我们不仅是在基本层次上面有反应,还时常可以执行颇为复杂的工作;我们会对各式各样感官的刺激做出有目的的反应,我们也会从事高度的心理功能,像是思考、做决定和体验情绪等等。让我们回忆一下自己作梦的经验。不管梦中是在进行什么事情,我们本人一般都会亲历其境,同时也相信自己是清醒的。我们会带着对自己的熟悉感在梦境中行动,对发生的情况也会做出跟平常没有两样的反应来。我们所熟悉的一切感官能力,也都原封不动地在那里。

  在梦中,我们是存在的:可以看、可以感觉、可以理解,可以体验情绪、可以思考、可以做出决定,可以听、可以摸、可以尝、可以嗅、可以看。我们可以有好奇心,可以衡量、分析和调查。我们可以感觉到脚底下踩着的大地,可以用眼睛眺望那远处的地平线,可以觉得微风轻拂在自己的脸颊之上。梦中可以有各式各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

  但是,在把自己的梦跟清醒的经验两者之间的相似处想得太过头以前,有一点是需要记住的,就是我们虽然会把自己的那些熟悉部分带入梦境里面,却还是有个部分非常明显地不存在。支持这个论调的主要证据,就是当我们在作梦的时候,几乎永远不知道自己是在作梦。然而坦白地说,我们应当是能够察觉到自己在作梦。
[发帖际遇]: 一个袋子砸在了 流浪竹 头上,流浪竹 赚了 5 梦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楼主| 流浪竹 实名认证  贵宾  发表于 2013-8-26 17: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失踪的要素

  一个人在作梦的时候,可以说是有成千上百个线索会让一个清醒的意识马上知道这个人一定是在作梦。对物理定律的违反<唐突的、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景色的变化和事件的相连>并不是偶尔才会出现的现象,而是作梦经验的常态。人和物会在我们的注视之下变形,到处都是前后不一致和全然荒谬的现象。大多数梦中的剧情,和我们目前在过的日子之间都会没有什么关联;比方说;我们会梦见自己在突然之间,就到了一所高中和大学混在一起的学校的校园里,我们在写一篇报告,边写、边用指尖在纸上画出条条墨水的印子。梦中是充满了种种的线索,可是基于某种原因,我们就是无法认出自己是在作梦。我们的心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照道理说,这件辨别真实性的工作应该是很轻而易举才对;然而,它却在突然之间变得不可能了。有一样东西,有一样涵盖很广的东西,失踪不见了。

  现在,再回到原先的那个问题上面。我们在梦中拥有许多,但是也拥有意识吗?

  如前所说,我们在梦中是「醒着」的,可以做很多事情。我们会思考、做决定、在梦境里晃荡;我们是处在自己熟悉的三度空间环境里;我们能够从事高度复杂的行为。然而,这些能力就足以构成意识吗?难道是有什么动物不能做这些事情吗?所有的动物不都能够做这些事情吗?

  对意识有个十分普遍的说法,就是它是把人类和其它动物区分开来的一件东西;我们人类,因为具有意识,就「像是上帝一样,知道善恶」。另外有个流行的看法,就是它把我们人类从进化基因的固定限制中释放出来,让我们能够觉察到自己,能够觉察到自己的存在、自己的潜力和自己的不免一死。意识,是我们内在体验诞生的先驱,是我们「丰富的内在人生」的样板,而我们的意志力、体验和这个「我」<个别的、自主的「我」>全都是从中产生的。我们的司法系统,也是根据在大家都有意识这种假设上面;也就是说,大家都有意志力和能力能够在各种不同的行为中挑出一种来做。生物界里的一支,一旦获得了意识,在存在方面也就会获得一个崭新的意义。可是,不管我们把多少高贵和伟大的好处全都归功在意识这个心灵的超级现象上面;对它的定义,我们却依旧在争论不休。

  对那些想要了解它的人而言,意识一直被证明是一个大挑战;有多少哲学家、诗人、艺术家和宗教家,都曾经搅尽脑汁想要了解这个最神圣的礼物。就算今天,人类在继续不断搜寻人二智慧之际,要追求对人类思想和意识的一个正确了解仍然是非常困难的。要在概念上面描述意识的这种困难,在已往鼓励了许多思想家走入宗教或玄学的领域里去寻找思想和自觉的解释。意识是属于灵魂的一部分吗?它是不是跟神经生物的递质毫不相关──虽然有些人假设它们是有关系的?

  上面这两个问题在过去得到的答案都是肯定的,就证明大思想家们也是有困难了解意识。直到今天,意识的定义也还是不很严谨,大家对它也不是真正懂得——即使它是我们人类具有的特征中最为显著的一个。

  要确认意识的架构会是这么困难,也许是因为它和我们的本质息息相关。我们因为和自己的意识是如此地密不可分,所以就无法用正确的眼光来看它,就像那句古老的俗语所说;站得离树木太近,反而看不见整个森林。我们是在要求自己的念头去阐释它自己,而这点也许要比我们预期的困难得多。

  亚伦.瑞克斯查分医生是一位非常著名的睡眠研究人员,他在一篇有关「清醒之梦」的论文《梦的心无二用与孤立性》中,注意到意识是怎样地被广泛运用。他写着;

  经常有人问我:为什么我们偶尔会作个清醒之梦呢?其实这个问题问得很奇怪,因为照道理说,大家应该是问:为什么我们的梦不全是清醒的、就像是大多数有意识的体验一样呢?不过,作梦时候偶尔会发生这种清醒的状态,倒是可以显示出大部分的梦都不是清醒的。我们只有在看到清醒之梦是一件可能发生的事情以后,才会真正发现梦的境界通常是多么地缺乏反射性!我们的梦是多么特殊的心理体验!实际上,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其它的状况<除了严重的慢性精神病以外>会像作梦时候一样这么大量地、持续地、经常地丧失反射性;而这一点,可能就是作梦最显著的心理特征。虽然在一天当中,我们可能会好几十次出现古怪的念头和影像;它们也许是把我们的什么不自觉的动机象征性地反射出来,跟作梦的时候差不多,但是只有在作梦的时候,大多数的人才会如此完完全全地失去自己意识的蓝图。」

  到底意识就是这张蓝图呢,或者它是被这张蓝图引导的念头呢?

  瑞克斯查分医生继续写:

  「清醒的意识,起码包括两个主要部分。其中一个部分,包含了自发性的心理产物<那些在我们脑海中突如其来的念头和影像>以及知觉上的印象。另外一个部分,则是反射性或评估性的,它像是在监督那第一个部分,使之不会太过于失控。

  这个反射性部分,似乎是在判断我们的念头或影像对眼前的心理工作是否重要,以及它们是不是从我们心中另外一个部位产生的不相干的骚扰(不论这些念头是有意的、自愿的心理产物,或是自然产生的、不受控制的东西);反射性的部分,另外还会判断这些影像是从外间的世界或是自己的内心进入我们的脑海里。在梦中,意识的这个反射性的部分则会被大大地削弱。」

  瑞克斯查分医生认为意识的这个反射性部分,会「监督」和「掌握」那个「自发性」的部分,使它不会失控。我们在作梦的时候,就是因为会失去这种能力,所以会把自己的梦当真。他十分老练地注意到一点,就是我们若是没有判断和监督自己念头的能力,就会变得「心无二用」,这是因为我们不再有个咨询的对象来判断自己的体验;同时因为这种反射性能力的缺乏,所以一个梦就算是清清楚楚地只可能是个梦,我们也还是会辨别不出。

  瑞克斯查分医生这种检查念头的方式,倒是有个定义上面的麻烦,这是因为他把意识这个名词同时用在念头那两个部分的描述之上。他写;「在梦中,意识的这个反射性的部分则会被大大地减弱。」

  他又写;「只有在作梦的时候,大多数的人才会如此完完全全地失去自己意识的蓝图。」总之,他认为我们拥有两个部分的意识;有一个反射性的部分,在判断和评估另外一个自发性的部分。

  如今我们知道大家对意识这个问题为什么一直会有误解,因为我们没有把念头这两个成分的差异所在好好地搞清楚。念头这两个成分<当它们同时存在之际>才是真正地区分了意识。
[发帖际遇]: 一个袋子砸在了 流浪竹 头上,流浪竹 赚了 1 梦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26 18: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导读结束……

喜欢的梦友,可以自行下载观看哦!
[发帖际遇]: 一个袋子砸在了 梦隐者 头上,梦隐者 赚了 4 梦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风魔女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26 18:32:29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前我也想传这本书来着,这算一本不错的书,对于梦友来说。
风魔女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26 18:35: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本书这么贵,好歹我上传一本只需要2个梦币呢,这个居然要10个梦币,好贵好贵!:'(
111  入梦期  发表于 2013-8-27 14: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顶顶顶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27 14:3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吧的朋友?

有空多来转转哦~!
[发帖际遇]: 一个袋子砸在了 梦隐者 头上,梦隐者 赚了 4 梦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老衲法尊戒痴  入梦期  发表于 2013-9-12 19:5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向楼主学习
红盟螃蟹  入梦期  发表于 2013-9-13 22:48:27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撸一遍。。。
天气不错cgw  入梦期  发表于 2013-9-15 21:34: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介是神马?!!
颠趴驾到  入梦期  发表于 2013-9-15 23:5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支持再支持
不揍你  入梦期  发表于 2013-9-16 11:5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了个去,顶了
上帝叫我爷  入梦期  发表于 2013-9-16 12:3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元芳你怎么看?
呐呐个  入梦期  发表于 2013-9-16 14: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站位支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允许回帖邮件提醒楼主

楼主的荣誉

更多

客服中心

微信:QMM68M 告诉你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梦眼看图
人生有歧,释然入梦! 您尚未登录,请登陆后浏览更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