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开启左侧

【经典必读】梦的指南——解析奥妙的清明梦 免费下载

[复制链接]
7894 157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26:54 | 显示全部楼层
68M微信平台
▲内心生活(问题十五到十六)
如前面所提,清明梦者比一般人更两性化一些。他们拥有全面的人格,融会了男人与女人的特性,他们在同性较弱的一面反而比较强。例如,男性清明梦者比较留意他们的内心生活(问题十五),在感情方面比不做清明之梦的同性开放。女性清明梦者比不做清明之梦的同性具有更好的方向感,冒险精神也比较高。不过,即使在两性化人格中,男女仍然保留一些性别差异。会做清明之梦与(或)练禅的女性通常不会焦虑;不练禅的男性清明梦者却经常感到焦虑(问题十六)。
根据盖肯巴赫的研究(包括许多我们在本书没有探讨的部分),她做了一个结论:在心理层面,清明妇女认为自己没有经济、宗教或工作方面的问题,在情感方面则实际而坦率。她乐意实验,欢迎新鲜经验,还懂得照顾自己,不喝酒,吃得好,定期做运动。另一方面,清明男性则比较复杂。他是个追寻者,经常追寻宗教意义,在抽烟、其它健康问题、以及团体关系方面可能都有问题。不过,他的情绪稳定、诚实,而且多半是练禅者。或许就是「追寻」宗教、质疑信仰本质的特性,让男人进入了清明意识。他的困扰则反映了刻板的男性化角色对这类男人产生的压力。拜妇女运动解放性别角色之赐,女人可以自由参与新鲜的经验,重新定义自己的角色。男人却依然局限于社会认可的男性角色中,在追寻内心生活时,不得不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从多方面看来,清明梦者似乎与内心生活「处得很和谐」:他们依靠内在感觉来诠释清醒与梦的空间,也欢迎扩展自我认知视野的挑
战性经验。清明梦者是现代的探险家,像过去的探险家一样,他们准备去征服新世界。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27: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 探索中的灵魂:迈向纯意识
自清明之梦更上一层楼是属于纯意识的领域,是心灵的最高境界。梦迈向纯意识的过程,若以金蝉脱壳为喻,梦就像褪下的蝉壳,只是金蝉向更高境界翱翔的媒介。
理论上说,清明之梦是人类意识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阶段而已,如果这个理论正确,那么至少应该追问下面两个重要问题;清明之梦的下一步是什么?我们为什么应该关心这个问题?前面我们讨论过,意识阶段中与清明之梦有关的是梦中的直观,这是纯意识的特性之一。我们简单描述过纯意识与超越,本章将深入探讨,解析它与清明意识的关系,以及这些意识状态对人类的未来有什么重要性。
马克.布拉克的故事:意识性质的转变
首先让我们来看一件不凡的故事。大学生马克.布拉克三年前在爱荷华州道奇堡附近发生严重交通事故,陷入昏迷,必须靠人工呼吸装置为生。他的伤势严重(颈部摔断、头部重伤、肺部及多处组织受损),医生也不敢保证他有可能活下去。即使幸存,也不晓得是否能够从昏迷中苏醒,自行呼吸,甚或再次行走。布拉克在《清明信函》上面发表的文章指出,在昏迷期间,也就是最深沈的「睡眠」状态,或是无意识阶段,他是有知觉的(记住,这种知觉在睡眠的各阶段都存在,不只是REM期)。他在昏迷中最初的知觉是这样的:
我在虚无的黑暗中醒来完全不记得那一夜发生的事,只是感到莫名的痛苦与迷惑。那种感觉好像迷失在梦魇之中,我努力想苏醒,想甩掉噩梦,
眼皮却好似被缝合了,怎么样都睁不开,只是隐约感觉身体上方有强烈的光芒,从眼皮的缝隙透进来。
他不仅无法唤醒自己,而且觉得好似被一股「激流」卷进自己的内心深处:
痛苦逐渐转剧,克服了迷惑的感觉,我知道苏醒是不可能的,转而逃避痛苦,躲到体内深处,不再抗拒激流的牵引,反而顺流而下‥‥迈向安全。
布拉克觉得「内心」被推到安全的避风港,留下身体承受痛楚。在逃避疼痛的过程中,他经历了一连串的精神「避难所」或「地窖」:
我停下来养精蓄锐,等痛楚的感觉追上来,才被迫向更深的地方逃去。这段历程好比战士从前线撤守,一面逃避致命的枪林弹雨,找寻洞穴暂避;一面又要远离危险,退回安全地带。
在这段过程,他的意识性质有了转变: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29: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过,布拉克的故事尚未结束:
我在此等待,休养生息,暴风雨终于过去,不久我觉得又该上路了。内心有种感觉告诉我己经安全了。当我离开黑暗的角落,向避难所门口走去时,我一度停下来鼓足勇气去开门。门一开,我便看见自己先前逃脱的前线。头几步路惊人的清醒,刺痛的感觉一下子又回来了。
身体生命的活力泉源
出事五天后,布拉克终于睁开了双眼,「从避难所带出来的安全感一直陪着我‥‥虽然我不知道等在前面的是什么,却知道自己可以面对它。」
接下来这几周,布拉克时而昏迷,时而清醒。大家都说他会在轮椅上了度余生,医生在动手术接合他的脖子后,也没有改变原先的诊断,但是他们全错了。手术后两周,护士发现布拉克的脚趾居然会动了,她以为这只是肌肉痉挛,并未放在心上。另一位护土看到后,却请来主治医师,他看到布拉克可以随意命令脚趾的动作,惊讶不已。出事五个月后,如布拉克所写「靠着祈祷与奋斗」,他走出了爱荷华卫理公会医学中心,手中只拄着一根拐杖。他将奇迹式的康复归功于纯意识的经验:
恢复意识后,我觉得「活着」真好,不断向周围的人表达生命真正的喜乐‥‥医生、护士与好友都不相信我真心的感受,说我「迷糊」「顽强」,而且对于侥幸存活乐观到「不切实际」‥‥他们都等着要看我气馁,「面对」问题,可是我的精神却愈来愈高昂。他们都无法了解我不用身体,怎么可能感到「生气勃勃」‥‥(所以)我开始为修复受伤的肉体而奋斗。内心的避难所成为供应我的身体生命活力的泉源,提供它必须的温暖。这个泉源也同时供应我必须的养分,按我的指示输送到身体的各部位去。我每天晚上专注在一个部位,慢慢的我觉得自己逐步恢复「生机」。我虽然急着去做白天的物理治疗,也急着回到安静的房间治疗我的身体。
布拉克的经验为「现实」以及纯意识的潜力做了戏剧化而动人的见证。它清楚的解说了意识的超人层面,正如我们不厌其烦的指出,梦中的清明意识可能只是一个前导。
再进一步来观看睡眠中清明意识与纯意识(旁观)的关系。人在睡眠中自省的阶段,彷佛人生的循环,从出生到成长,是按部就班的。加拿大卡理顿大学的亚伦.莫费特与同僚设计了九分的尺度,来记录睡眠中的自省,从一般梦境的「无知觉」累进到清明意识。可是自省的意识并非到清明就结束了,还可以进一步跨入无边界的安静抽离意识状态。根据玛哈理希国际大学的查尔斯.亚历山大研究,这种被称为旁观见证的阶段多半是自然发生的。不过,它也是意识演进过程中的一环。
意识演进过程的五个阶段
东南部一所著名大学的物理系副教授,从1971年就开始练习超觉静坐。他与盖肯巴赫谈话时,把清明到旁观分为五个基本阶段,要
了解这些阶段,必须把级数放在心中。梦者从「演员」变成「观者」的过程如下: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3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阶段一:梦中演员
起初在清明梦中,演员是独裁的。观者扮演的唯一角色只是承认自己在做梦。不过,感觉上梦仍在「外头」,自己则在「里头」。当梦者逐渐熟悉清明之后,才会想到他/她也可以操纵梦。这位匿名的副教授相信,在这种清明梦中,你「一定多少想要操纵梦,因此内心也更清醒,不过你仍然是梦中的演员‥‥演员的角色比较重,观者的比例比较轻。」
[发帖际遇]: 梦隐者 被钱袋砸中进医院,看病花了 2 梦感. 幸运榜 / 衰神榜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3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阶段二:内外无别
到了某种程度,梦者会想到,在「外面」的,其实是在「里面」。到这时梦者前面有两条路;一条是积极投入梦境,同时又承认自我的投入;另一条是把重心移回「内在」的我上面,让「外面」的我──梦境──消失。初期要在安静的抽离与积极的清明中变换角色还很容易。清明时,你虽身在梦中,也还知道这是梦。经常做清明之梦的乔治.季勒斯庇解释:「清明意识本身有一小部分会打断梦的幻象,产生影响。可是我因为知道自己在做梦,所以可以处理这个问题。我和梦之间的互动使梦可以正常进行。如果我变得消极,等在一旁观看,或是想起别的事,梦境便会消失或完全停止。」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3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阶段三:由内在知觉支配
这一阶段的清明之梦倾向于简短。教授形容这种梦好比心中突然兴起的念头,做过笔记就算了。「梦的行为并不霸道,」他说:「它不会牢牢抓住你,要你认同它,像第一阶段的重心都在积极(参与)上。这个阶段具有支配力量的是内在知觉,而且非常强烈,相形之下,梦有如飞尘般轻微。」他说,这好比一个人「清闲的坐着,念头的浮现好比膝盖不由自主的抽搐。我并没有被梦绊住,所以梦也没有多大意义‥‥我从来不想抓住他们。知觉本身更令人满意。由于你没被(梦)牵绊住,梦便不激烈。」季勒斯庇说,坐禅者在梦中「知道自己并没有加入也不会被任何现象试探。他不想要参与任何事。」
[发帖际遇]: 一个袋子砸在了 梦隐者 头上,梦隐者 赚了 1 梦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3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阶段四:由内在清醒主控
这个阶段掌握主控权的是「内在的清醒」。「你没有梦,也不记得做过梦,」教授说。你投入的不是梦,而是旁观。这类睡眠中的清醒会持续好几个月,你不但记不得半个梦,甚至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当所有清醒与梦中的幻象以及一切精神内容都消失时,」季勒斯庇说:「剩下的只是无梦的睡眠。每夜我身为梦者,都进入无梦的睡眠。在这里我的欲望是没有欲望,也看不到梦。只有空无一物的意识海洋。内在的自我依然看得见,因为自我是不朽的,可是除了自我已经别无其它可看。同样的,除了自我,别无其它可嗅、可尝、可说、可听、可想、可碰或可识。自我在里外都感觉不到其它事物。这儿是自我的基地,它就是从这里出发到梦中、清醒的幻象和思绪中,这个基地是它从清醒与梦境倦鸟知返的归巢。」
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极端不容易再形容下一阶段了。可是这位物理学家还有进一步的区别。
[发帖际遇]: 梦隐者 发帖时在路边捡到 3 梦币,偷偷放进了口袋. 幸运榜 / 衰神榜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3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阶段五:唯存无拘无束之本质
梦者一旦进入超越,或纯意识,「梦」就会变成象征形式,那是初期阶段的非清明或清明之梦都不容易见到的。他们比较抽象,没有感官层面,没有精神影像,没有情绪,也没有身体或空间,只有无拘无束的本质。「你觉得自己是巨大关系混合物的一部分。」教授解释。这些不是社会或概念或知性的关系,只是「一张关系网。不需要实体的存在,我就可以感觉到他们之间的关系。」他说那儿有「一种活动的感觉,可是没有相对的衡量标准:这只是一种膨胀。没有度量衡可以测量。这种膨胀是光的扩散彷佛知觉之光。」
「知觉之光」、「满光」
在此我们还要补充一点:形容这类经验的字汇非常有限,不像心理学或社会学的词汇那般丰富。探索更高意识状态的科学家与非科学家还在发展描述性的语言。因此,他们只能使用趋近正确的字眼,但是仍然不免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例如,教授提到「知觉之光」,那是因为他觉得「在感官或精神世界,只有这个字眼最接近了。」可是他说那不像房室的灯光;而是「似有形又无形,比较像海洋上的光源;是光的亲密经验。」或许有朝一日可以找到合适的字眼来形容这种光。
资深清明梦者季勒斯庇把这种光景称为「满光」。莫西亚.伊来德(Mircea Eliade)在「此二与此一」(The Two and the one)中详述「光」在今日宗教传统中的角色。「全面看来,」他写道:「从印度与印度西藏佛教中推崇的内心之光及其不同经验里,可以整合出相当一致的系
统。光的经验主要代表了与终极实体的会面。」
教授还进一步把这种经验形容为「膨胀的知觉海洋与活动的感觉‥‥就好比注意力在膨胀中移动。没有任何相对关系,只是海洋在海洋中流动‥‥意识在意识中游移‥‥那种移动的感觉令人感到恍惚,好似飞翔‥‥我有过多次在梦中飞翔的经验‥‥你吃了一惊,欣喜若狂,不过这好比普通的梦,只是看见自己在飞‥‥在这种情况下,只是单纯的飞翔,身体并不在那儿‥‥飞行的喜悦在‥‥很像在知觉海洋中飞行。这是极令人忘形的‥‥『梦』是在知觉里面,而不是在精神意象里。」
在纯意识的梦境里,控制是争议点。「身体并不存在,」教授解释:「没有身体的知觉,也没有任何感官的知觉。」
教授提出的这五个阶段,在别人身上也存在吗?
清明意识与旁观之关系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3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明意识与旁观之关系
对于梦中的清明意识与旁观之间的关系,芬兰赫尔辛基的安雅.萨佛来兰(Anja Savolainen)提出另一种看法。在几次负面的清明之梦后,她积极追寻非清明之梦,结果发展成梦中的旁观。「我现在相信清明梦者的意识与非清明梦者的迥然不同,不是孰高孰低的问题,只是不同罢了,」她解释:「我完全不同意清明是非清明的进一步,也不认为清明是进入旁观的必要过程。对于某些人或大部分人而言,或许如此。可是对于其它梦者,发展的顺序可能恰好相反;从清明到非清明,再从非清明到旁观或不同的下一阶段,清明与非清明的组合顺
序应该不只一种。」
为了探讨这个问题,盖肯巴赫与MIU的罗伯特.葛南生(Robert Cranson)以及查尔斯.亚历山大,收集了五组TM练禅者与四组控制组的睡眠经验。他们寻找清明之梦的特性,以和梦或非梦睡眠中的旁观特性区分。结果他们的描述如下:
.在清明梦中,你积极想到自己正在做梦的事实。
.在旁观梦中,你经历安祥、详和的内在知觉或清醒状态。
[发帖际遇]: 梦隐者 发帖时在路边捡到 1 梦币,偷偷放进了口袋. 幸运榜 / 衰神榜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31:20 | 显示全部楼层
超觉静坐者的三种睡眠意识
下面是超觉静坐者在三种知觉状态中的实例:
清明之梦:「入梦后我一知道梦跟我是分开的,便知道我做梦了。然后我会开始操纵故事与人物,创造我渴望的情境。有时候在不愉快的情况下,我会以梦者身分想:「我才不必忍受这些。」然后改变梦境,或是至少『退出』参与。」
旁观之梦:「有时候,不论梦的内容是什么,我都有一种梦外的宁静感觉。有时候我可能身在梦中,不过内心的详和依然存在。」
旁观深沈睡眠:「这是一种无限膨胀与极乐的感觉,别无其它,然后我知道了自己的存在,可是没有个别的性格。我逐渐知道自己是个人,可是没有任何身分、地点、事件和时间等细节。最后,细节填补了,我大概也醒了。」
研究人员发现,坐禅者对上述三种现象的报告频率都比控制组的非坐禅者多。不过,两组报告的清明之梦都比旁观之梦或旁观睡眠多,这项发现支持了原来的理论,那就是不论是否受过训练,进入清明之梦都比较容易,所以清明之梦可以做为其它经验的前导。
为了区分这三种睡眠意识的差别,盖肯巴赫、葛南生与亚历山大特别进一步观察资深坐禅组,因为他们相信坐禅训练使坐禅组比较容易区分睡眠心灵状态的微妙差异。结果确实证明这66位终身献身禅学的男士,可以记住与描述更多睡眠意识的经验,他们简直可以被誉为超觉静坐和尚。盖肯巴赫先前研究的一般大学生就没有这种能力。
坐禅者描述的梦,55个是清明之梦,41个是旁观之梦,47个是旁观睡眠。盖肯巴赫、葛南生与亚历山大从这三类梦中发现许多重要差异。例如,抽离感在旁观梦中比清明梦中更常出现;旁观时,他们比较常觉得自己与梦分离或是身在梦外。其中一位坐禅者说:「我和梦,是两个不同的实体。」另一项差异是正面情绪。虽然清明之梦已经很正面,旁观之梦与无梦的旁观睡眠更是如此。后两种状态类似东方宗教所说的「极乐」,事实上,「极乐」经常被用来描述旁观,但是从来不曾用来形容清明。另一方面,梦的控制经常出现在清明梦中,很少发生在旁观梦里。在清明中,自我的意志力可以控制思考和欲望,在纯意识中,个人已经满足,完全不想入梦。
清醒的旁观也是如此。有位练习超觉静坐的家庭主妇,第一次经历旁观,竟然是在她斥喝两名不听话的子女上床睡觉时。对于自己在大呼小叫时还能感到内心的沉着与安详,她也感到不可思议。这份镇
定的知觉「质问」她吼叫的理由,但是并未介入她的行为,只在一旁观看。
[发帖际遇]: 梦隐者 被钱袋砸中进医院,看病花了 8 梦感. 幸运榜 / 衰神榜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3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夜的意识是连续发展的过程
在盖肯巴赫、葛南生与亚历山大研究的清明梦中,有一半以上是被精神事件(如异象)所诱发。旁观的梦或睡眠却从来不曾因任何念头而产生:知觉就是自然出现了。超觉静坐和尚说梦中的旁观似乎与清明之梦有关。其中一位练禅者说:「这是一种(比清明之梦)更清楚的经验。自我的感觉更充实,完全超越梦境,是大我。」几乎有百分之二十的练禅者,末经询问就主动提起清明与旁观的关系,这项事实支持了夜的意识的确是一个连续发展的过程,清明首先浮现,旁观之梦尾随在后,最后才是无梦的旁观睡眠。这一套发展过程又与吠陀信仰吻合,吠陀信仰相信纯意识为意识更稳定更崇高的发展或启蒙提供基础。「根据玛哈理希的说法,」亚历山大解释:「意识的第一个稳定高阶段,是『宇宙意识』,也就是在二十四小时循环的清醒、梦境与熟睡中都保持纯意识。」
可是经历纯意识,或称为虚无,并不是清明意识唯一超越个人的层面。对于许多人,尤其是追求精神信仰的那些人来说,清明意识是通往狂喜之门。
通往喜悦之路
在《清明之梦:明光之曦》(Lucid Dreaming:Dawning of the Clear Light)中,史考特.史百若说,清明之梦是「坐禅过程的视觉代表」。
他写道,坐禅的训练:
终极目标是在有意识的自我与深藏在无意识深处不可辨认层面的重聚,达到个人的完成。不过,在达成目标前,坐禅者必须面对横挡在他自己与完成因素之间的偏见与恐惧。这些障碍非常微妙,通常在参禅过程以迷惑或不可解的情绪呈现。由于缺乏具体的模式,协调起来也特别困难。不过,梦为我们所面对的困难提供了鲜明的图象。此外,梦还让个人得以看见他对障碍做出的反应产生了什么结果。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31: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帝之光
史百若认为,清明之梦所提供的自省意识与个人无意识的需求互动的结果,加速了整个过程。这不仅对清醒的生活多有帮助,也加速了坐禅过程,通常累积成「光与自我实现的突破性经验」。史百若提供亲身经历的清明之梦来阐述他的观点:
面对我想望的方向时,光从我身后射来。我看见他的影子偷偷摸摸超越我,好似光也在他后面。我恐惧的转身说:「上帝啊,请怜悯我!」矗立在我眼前的不是魔鬼,而是美丽的白衣女子。她在光的笼罩中走向我,弯下身触摸我的额头。梦就此结束。我意识到光在我内心散发,眼前一片明亮温暖,然后我就醒了。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31: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三王的礼物」
心理医师肯尼斯.凯瑟也谈到清明之梦的虔诚度。在他定名为「东方三王的礼物」这场清明梦中,凯瑟梦见自己是寻找圣婴的三名智者之一。他和另外两位智者在长途跋涉的旅程中,「进入坐禅的高深境界,清楚的看到我观测星星的能力完全来自内在的音波。没有意识内在美好、纤细的音波调合,我根本看不见星星,也不会在乎圣婴的降
世,更不会去寻找他了。」
凯瑟在梦中找到圣婴时,他的情绪波动强烈到饮泣的地步;在他心中翻腾的是跋涉千里寻找圣婴的意义。他在圣婴面前跪下,「他全身沐浴在绚烂美好的光芒中,用慈爱的眼神看着我,如此沉着而稳定,」凯瑟叙述:「我真想永远跪在那儿。」
如果梦也可能改变人的一生,改变凯瑟的就是这一梦。尽管多年过去,只要想起这一梦,他还是感到鼓舞振奋。
[发帖际遇]: 一个袋子砸在了 梦隐者 头上,梦隐者 赚了 1 梦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32: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精神大师的出现
和凯瑟一样,拥有睡眠实验室最长清明之梦记录(一小时)的游以特,也在梦中追寻精神信仰。他的兴趣本是出于无聊;当时他在清明梦中几乎找不到新鲜事可做了,期盼找寻更高深的意义。所以决定在清明梦中打坐:
我‥‥坐在草坪上,试着打坐,可是他不断来吵我。我想起史蒂芬(拉伯吉)的忠告:不要老是忽略梦中人。不久他似乎消失进我里面。我在空中飞翔,探索地面的景物,摒除心中的杂念,尽可能把注意力集中在梦境里。我开口求援:「崇高的父母,帮助我摆脱这些。」然后让自己松弛地飘浮在空中。不久有一种极为澄净的意识闪过我心头──看似更真实的一瞥,在某方面却极为个人与熟悉。掠过我眼前的影像有一位是我仰慕已久的东方精神大师。我深信这几瞥确实是更真实的显现,也可说是我这一生最有灵性的经验了。
游以特的经验和史百若与凯瑟的一样,都凸显了伴随宗教的清明之梦而来的陶醉感。事实上,凯瑟甚至表示,他进入清明意识时有时
会有「能量冲击」他的身体。他认为这大概就是印度瑜珈修行者所说的,「拙火」(Kundalini)能量的释放。根据印度教的信仰,「拙火」能量是人人心中的精神能量,在认真练禅后就会释放出来。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3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入神的清明之梦
游以特、史百若与凯瑟入神的清明之梦,究竟是纯意识,还是先前提到的虚无?或者入神与虚无是迥然不同的精神醒悟?清明梦者乔治.季勒斯庇对于上述两种现象都做过探索。他是美国浸信会的传教士,1975年在印度经验他的第一次清明之梦。虽然受过宗教训练,他并没有从宗教角度来看待这次经验。事实上,1981年季勒斯庇才有了第一次入神的清明之梦:
我梦见自己来到童年的家门,想为某些人表演跳高,凌空而起时,才知道又做梦了。我竟然飘在众人的头顶上,想降落,却摔下来。我记起梦中摔跤没关系,所以就任它去摔,但是我并没有摔在地上,只是停下来,然后又飞上去。我闭上双眼,扫除有形的四周景物,随着身体的知觉飘浮。然后我看到左边出现强光。我记起光并不代表苏醒,接着光便笼罩了我。我似乎随光飘浮,心中对于即将到来的一切充满期待。我呼唤:「父啊!」也就是,上帝。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我就醒了。
无梦的睡眠
季勒斯庇目前是宾州大学梵文博士候选人,他也对古代印度哲学「优盘尼沙昙」(Upanishads)颇有研究,热切期盼探索其描述的「无梦睡眠」状态。他说:「根据『优盘尼沙昙』的说法,无梦的睡眠,是把清醒与梦境这两种错觉都消除的境界。在无梦的睡眠中,经验者没有想望,也看不到梦。他不知道里也不晓得外,因为没有第二件事
可供他经历。无梦的睡眠是一种没有二相的状态,是梵天的经验,最高的本体。」
季勒斯庇在清明时有系统的排除梦的内容,以求达到无梦的睡眠的境界,下面是他的第一次试验:
我闭上(梦)眼。四下一片昏暗。我知道自己坐在椅子上,双脚搁在地板上,还靠着桌子。我想把这些知觉排除,所以把桌子推开,双脚举起。拿开椅子时我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做了。双脚仍然举高,不过椅子的感觉已经消失。起先我飘浮了一会儿,然后旋转起来,身体的感觉很清楚。夏洛蒂过来表示我们应该离开了。所以我离开椅子。
在多次尝试后,季勒斯庇终于把知觉的一切内容,包括梦的主体,都排除了。「我达到空无一物的境界,幽闇中只剩下我的意识,我甚至不记得自己维持了那个境界,」他解释说:「达到无梦的睡眠我很满意。」他也练习保持消极,发展这种境界。「如果我把注意力集中在黑暗上,就会失去地面接触,飘浮起来,继而进入飞行、翻滚、或是发射的感觉。在这段期间,我也见过几种光,包括格子状的光,感觉到心情雀跃、兴奋,极度喜悦、宗教情怀以及其它圣洁的效果。」季勒斯庇解释,飞行是梦者脱离梦的纠缠、迈向超越或是自由的讯号之一。「飞行,和其它飘浮或发射的感觉一样,虽然提供你脱离梦境的部分自由,有时也阻碍你完全消除梦的努力,因为肉体的知觉最难摆脱。」
季勒斯庇很怕上述的经验,会给清明之梦涂上任何神秘色彩。「所有伴随我的清明之梦而来的特殊现象,」他说:「即使是宗教情感与对上帝的意识,不论表面上多具效力,都可以从梦的角度来解释。我
觉得在『神的经验』中相信本体论或神学意义,都是信仰问题,而不是不证自明。」
季勒斯庇最后终于在清明之梦与信仰中间取得协调,接受他的经验是──神的经验。「我了解这份信仰是植基在自我直觉的洞察力上面,而不是理性的自我,否则我总是会找到解释的,」他说:「因为我在光中的宗教经历,因为我相信神秘文献上描述的现象,可以从梦的角度来解释,尤其是清明之梦,而且也因为看到坐禅与清明之梦的关系,现在我对清明之梦的兴趣大部分都放在宗教方面。这并非我的本意,可是现在,我的清明之梦都是用在崇拜上──祷告、赞美与唱诗。」
[发帖际遇]: 一个袋子砸在了 梦隐者 头上,梦隐者 赚了 1 梦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32:35 | 显示全部楼层
入神的清明之梦
入神的清明之梦与旁观之间又有什么关联呢?退休的心理医生罗兰.费雪(Roland Fisher)的研究,提供了一些线索。在美国科学促进会(American Associat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刊物《科
学》(Science)上发表的文章中,费雪表示,超人的境界是一种连续发展的过程,入神、狂喜、神秘的经验是过程中最兴奋的状态,虚无是最安静的另一端。他认为,入神经验是因为中脑信息网的部位受到电流刺激,到达极限后会自动反弹或关闭,结果又造成虚无的空白经验。换句话说,刺激有一定限度,狂喜也有上限,过头时心灵便会「睡着」,你也就进入虚无。这种特殊的转换在游以特的睡眠经验可见一斑:
1982年我开始在清明梦中打坐,想发掘它的深度。这些实验带来意味
深远的结果。大概有六次左右,我成功的记住打坐的任务,在梦中坐下来摒除杂念,练习规律的深呼吸。每次知觉都膨胀成蛋形的大气,把梦的本体包围起来,意识也相对剧烈增强。这种时候,色彩就会像一池霓虹灯在我的心野流动,就像打坐或入睡前偶尔会看到的景象。这种状况会持续增强,直到梦中的影像在半闭的眼中变透明以致完全消失。我也变成满足的意识,飘浮在密集的橘色光野中。
[发帖际遇]: 梦隐者 在论坛发帖时没有注意,被小偷偷去了 1 梦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3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力之转移
心理学家哈瑞.韩特同意费雪的看法,认为入神经验会累积成虚无。他把认知的转换比喻成幼儿牙牙学语。他说,起初小孩留意的是字的声音及发音方法,习惯以后,注意力会转换到文字的意义上。同样的,孩子学单车时,起先着迷的是车轮平衡的感觉,后来「学会」了,便获得享受快速冲下斜坡的刺激乐趣。东方宗教修行的目标,如果可以称为目标,是达到虚无,经验天人合一、宇宙万物和谐皆空的境界。所以瑜伽大师总是告诉学生,不要太注意修行过程碰到的入神经验或特殊能力,例如预知或先见,因为这些都只是求道过程的一小步。
韩持与费雪的理论认为,反弹效果是双向的,也就是说,达到万物皆空的境界后,也可能重新经验入神状态。不过这一次和第一次入神经验不同:这一次感觉比虚无之前那一次更深更沈。我们一旦经验过万物皆空后,经验又会重新「展开」,但是质量已经全然不同,不能以知觉、情惑,或知性经验视之。
追寻最高境界
虽然科学家还不太清楚对于清明之梦如何对纯意识的发展产生
贡献,也不晓得它是否是更高意识出现的必要条件,不过,已经有一些有趣的研究开始开发这块最神秘的领域。例如,加州整合研究机构的波格札兰做了一项研究,要求自愿参与的清明梦者在梦中追寻「最高」境界。入睡前,这76位对象都奉命用自己的语言形容追寻最高境界的想望」。问卷用词分为两类:积极的──「我要寻找上帝」,消极的--「让我经验神圣的事物」。波格札兰发现,用主动语气的人比较积极在梦中寻找宗教经验;用被动口吻的人,「只是等待经验发生」。她还进一步发现,对于消极的梦者来说,梦「似乎比较深刻」,比较丰富有力。其中一位说:「我感到一种全新的敬畏‥‥尊敬宇宙的美好。」
[发帖际遇]: 一个袋子砸在了 梦隐者 头上,梦隐者 赚了 1 梦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3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寻找我主落空
波格札兰也评估了主动与被动态度对梦中影像的影响。她发现,虽然大部分人梦见的都是物品(如数学符号)而不是圣人(宗教人物),态度消极的人受的影响却最深。她也发现,在清明梦中寻求与神交流的经验不一定都得到正面的结果。盖肯巴赫在写博士论文时,有一次想在梦中「寻找我主」,结果如下:
我双腿交迭坐在虚无的方镜面前注视自己,心想:「是我没错,看起来气色不错。」然后我开始让自己变形,像马戏团的波浪镜子。结果我在自己右眼瞥见黄光,害怕自己会变成魔鬼,所以立刻停上。然后我又坐在客厅的高脚凳上--完全晓得自己在做梦。我记起自己应该做某件事,但是想不起来,所以想飘浮/飞到天花板上。可是我飞得很吃力‥‥浮到天花板时,穿过灰色的虚无,我突然恐慌起来。
盖肯巴赫的经验为史百若的主张提供了实例,史百若认为这是求好心切的反效果。他自己也有过类似的经验。他在1974年9月9日
的日记上写道:「内心有股求变的渴望,要是知道该放弃什么、该做什么就好了。我觉得自己太容易满足于现状。光的世界在我的漠不关心中消失。我想面对障碍,祈求有足够力量面对他们‥‥。」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3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消失的耶稣
写下这段话那一夜,史百若做了下面的清明之梦:
我站在卧房外的走廊上,由于是晚上,我站的地方很暗,爸爸从前门进来,为了避免吓着他或惹来攻击,我出声让他知道我在那儿。我没由来的感到害怕。
往门外瞧去,只见一只野兽般的巨大阴影。我畏惧的指着走进来的大黑豹,极度惶恐的伸手拍拍牠的头部说:「你只是一场梦。」可是我的声音带着恐惧,几近恳求。
我祈祷耶稣现身来保护我。可是梦醒时我仍然害怕无比。
史百若有一回梦见耶苏突然现身,他兴奋极了,奔过去想拥抱祂,结果耶稣又消失了。史百若说这是因为他妄想「用有限的理解来抓住流动的圣灵」,梦才会结束。渴望拥抱耶稣时,史百若其实是向「伟大的远景、深刻的大爱」提供自己做牺牲。不过,如想成功,梦者必须在神秘梦前「把自己的『理想』建好。没有概念来指引方向,经验有时既迷惑又伤人。」别忘了,盖肯巴赫在「寻求我主」一梦的第二部分,忘了自己追寻的目标。
妥善准备,抓稳方向,练禅重组心灵,指引他迈向意识的新形式,包括清明之梦。参禅与清明之梦都可以进入纯意识,可是除了个人的乐趣,以及心理生理上的好处以外,我们又能从这种心灵境界得到什
么呢?
[发帖际遇]: 一个袋子砸在了 梦隐者 头上,梦隐者 赚了 4 梦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3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我们的文化中,人们相信善行是促使世界更美好的基础。我们用各种方式团结合作,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慈善救济不分国内外,把食物分送给穷人,义务性组织把衣物送到有需要的人手中。教会筹募义卖,政府也补助经费举办职业训练。我们相信,诚如威廉.布雷克所言:「做善事应该巨细靡遗。」
用善行建立更美好的世界,原是欧洲移民带来的基督教伦理在美洲大陆建国(当然是在美洲原住民之后)时提倡的。无疑的,大部分人,如果不是所有人,努力的结果使这个社会变得更美好。可是我们能贡献的真的只有这些吗?东方古代宗教的教义--确实比我们西方宗教的教义奥秘--认为不仅于此。
在新书《玛哈理希效应》(The Maharishi Effect)中,社会学家依莲与阿瑟.阿侬谈到TM坐禅者改变世界的方法,不只是「善行」,而且是透过心灵的力量。「如果一大群人--都从沉默心灵深处汲取冷静、和谐与智慧,」他们写道:「那么这些特质便会在大环境中扩散,正确的改革也会到来。」虽然练禅者外表看起来只是静静坐着,亚侬伉俪却认为他们为我们生存的大环境带来正面的影响。超觉静坐人士表示,经由纯意识,他们改变了人类意识的「磁场」。
意识好比一个场域--比方重力磁场,或是电磁场。地球与月球的重力磁场时刻影响着对方,有点像一场无形的舞蹈,每一步都受到舞伴的牵引。意识的作用可能也像波浪,有一定的起伏。按照亚侬的说法,人的意识好比水桶中的无数浮木,只要轻碰其中一根,震荡水
纹,便影响了其余的浮木,正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33:27 | 显示全部楼层
用这种概念来看意识的功用,对物理学家和神秘主义家而言并不陌生。
在《现实的边缘:意识在物理世界的角色》(Margins Of Reality :The Role Of Consciousness in the Physical world)一书中,普林斯顿大学工程暨应用科学院名誉院长勃特.詹罕(Robert F. Jahn),与普林斯顿工程异常研究实验室负责人布兰达.杜尼(Brenda J. Dunne),为人类心灵如何影响周遭世界描绘了详细模型。他们测试不具备特殊心灵感应能力的一般人,看看他们是否可以影响机器释放球的随机比率,或者将讯息传递给几百公里以外的人。结果詹罕和杜尼发现,他们的测试对象可以成功的「随意」指使球,也可以把消息传达到千里外去,而且这项能力相当普遍。
为了解释这些惊人的发现,詹罕与杜尼认为大概有波浪作用。互通消息的人之间显然发展出一种「共鸣」,不需要邮政系统、电话或其它管道,便可以传递讯息。或许意识也拥有原子分子的特性,或许思想有「挖隧道」的能力── 一种量子力学奇迹,电子不必真的跋涉,便可跳跃空间。我们的心灵也像电子,不一定总是受到时空的限制,而可以无所不在。
「我们的原子模型预言,个人的意识处在特殊的环境中,便会建立一套特殊的经验‥‥作者解释:「第二个人,暴露在同样的环境里,又发展出另一套经验‥‥不过,如果这两个意识产生强烈互动,他们的经验波浪功能也会互相纠缠在某种共鸣过程,因而影响、修改了他
们的共同环境。」在相关研究中,TM研究人员也在试验经由纯意识来影响他人的意识,并进一步影响场域的潜能。自从1974年起,他们的研究就不断证明,纯意识不是一种被动消极的状态,不只是练禅者受到影响,事实上,活跃的纯意识经由汝澜拍打了所有心灵的海岸。
戴维.奥美琼森与麦可.狄尔贝克这两位科学家,看其如何简述这种过程:
多年前玛哈理希曾经预测,社会人口只要有百分之一的人修行超觉静坐课程,该社会的生活质量就会提高。好几项不同的研究观察了这个成效。例如,其中一项‥‥分析了48座城市12年来的犯罪趋势。24座实验城市,拥有百分之一人口修练超觉静坐课程,呈现显著的犯罪下降趋势,比起另外经济、教育及人口特性相似的24座随机抽样的控制组城市有显著进步,而这个进步与警力、失业率、先前犯罪趋势、不同年龄层及种族背景全部无关。
超觉静坐研究人员又将类似的控制运用到另一项研究上,这一次是测试纯意识是否可以影响社会压力极大的区域。1983年8月初,奥美琼森与查尔斯.亚历山大旅行到以色列去。到了8月19日,他们已经登记以色列两百名资深学禅者。根据研究人员的计算,这些修禅人数就足以成功影响以色列的意识场域。他们进行了几周固定的打坐,同时记录许多复杂的社会变量,以便比对影响的结果。他们也特别注意打坐人数掉到两百以下的时刻。摒除不确定的控制因素后,奥美琼森和亚历山大与一群以色列科学家开始分析数据。结果发现,坐禅人数超过两百名时,社会和谐比较高,不和(例如战争死亡人数)也比较低。
这项研究或其它研究显示,玛哈理希效应可能真的值得更进一步
[发帖际遇]: 梦隐者 发帖时在路边捡到 2 梦币,偷偷放进了口袋. 幸运榜 / 衰神榜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楼主| 梦隐者 实名认证 控梦师  管理员  发表于 2013-8-30 15:33:37 | 显示全部楼层
研究。不过,即使是最优秀的超觉静坐研究,有时也会遭到其它研究学者的排斥。例如,以色列这项研究最近出现在著名的《冲突解决期刊》,编辑在前言解释,他个人虽然无法「相信」这项非凡的发现,可是他无法禁登这项研究,因为它的质量实在无可挑剔。
这些跟清明之梦又有什么关系呢?你应该记得第八章我们谈过,脑部的谐聚律在坐禅时达到颠峰,尤其是超越到纯意识时,理论上清明之梦期间也有同样现象。有些迹象显示,在旁观梦中,脑部的谐聚功能最高。1979年奥美琼森所做的一项研究显示,恼波谐聚律反映了坐禅对意识场域的影响力。研究中,他想试试爱荷华的3位坐禅者,是否可以感受到1170里外、麻州2500名资深坐禅者的影响。他和同事把爱荷华这3位坐禅者安置在隔音室内。受测对象事先也不知道实验的动机,更不晓得远在千里外的麻州有2500名坐禅者在聚会。当麻州的坐禅者打坐时,爱荷华隔音室中的受测对象也奉命打坐。另外,在麻州禅者没有活动的期间,3名测试对象又被要求打坐3次,还有3次是在麻州坐禅聚会结来之后。研究结果发表在《神经科学国际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euroscience),显示爱荷华3名坐禅者的EEG谐聚律虽然没有增加,「可是他们的脑部都反映与彼此相似的功能模式。」这好比水桶中一根浮木(麻州两千五百名禅者)跳了一下,其它的浮木(爱荷华3名禅者)跟着动。而麻州的禅者不动时,爱荷华的禅者也不受影响。
几年后类似效果又刊登在同一份期刊上。一组墨西哥科学家要求一对对从未谋面的人,在同一间房里「感觉对方的存在」。在测验前及测验中,科学家都测量了两人的EEG一段时间。结果脑波图显示,虽然两人的谐聚律起初都呈现不同的模式,但在实验期间却几乎完全
一样。而且,每人的高低两线看起来几乎一样。虽然在实验期间没有谈话或接触,有些受测者却报告了生理感应,有的人则对另一半产生活跃的影像念头。还有,谐聚律最高的,也是受到影响最深的人。
在人类心灵的探索上,显然还有许多研究有待进行。上述的发现如果可以一再重复,不断扩大,如果与人共鸣、经验纯意识,可以影响意识的场域,那么我们就可以站在了解人类心灵的新门坎上了。将来我们或许可以进一步了解清明之梦与纯意识的重要性,不再只说他们是拓展我们的视野,让我们觉得更好,并且对自己及现实有进一步洞察力的不同意识形态。或许有一天我们可以说,经由坐禅与清明之梦的努力,我们不仅可以改善自己的生命质量,而且也可影响与我们分享世界的人们。那将是值得等待的一天。
可惜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仝爺  入梦期  发表于 2015-5-17 15:47:11 | 显示全部楼层
{:3_63:}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希耶  入梦期  发表于 2018-8-12 12: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支持 反对
cfzx008  入梦期  发表于 2018-8-30 14: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有风听我讲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支持 反对
超新手  入梦期  发表于 2018-8-30 17: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支持 反对
睡梦中人  入梦期  发表于 2018-9-1 04:53: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支持 反对
玉清  入梦期  发表于 2018-9-6 22:46: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支持 反对
墨染倾城  入梦期  发表于 2018-9-9 21:44:31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来学习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支持 反对
清明梦!  入梦期  发表于 2018-9-10 11:47: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支持 反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允许回帖邮件提醒楼主

更多

客服中心

微信:QMM68M 告诉你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梦眼看图
人生有歧,释然入梦! 您尚未登录,请登陆后浏览更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